拿起武器——清晰地思考

一个关于“思考”的流行主张说,人应该“独立思考”,许多父母都会鼓励孩子独立思考,尽管他们自己还不会。独立思考,相对于简单接受他人的灌输,当然是好的。但是有益的思考显然不在于是否“独立”,闹独立本身并没有意义,而且事实上思考是不能“独立”的。“独立思考”的说法,容易误导人,激发的自大,许多人有这种心理倾向。现实中,没有人能在真空中思考,我们需要他人提供的结论和证据。仔细深入分辨这些结论和证据——因为它们都有可能是错的——才是健康的思考,我们称之为“清晰思考”。

我们先看一个关于认知与思考的故事:

  德州大学教授心理学家贾桂琳·伍尔,在其中一项有91名儿童参与的研究当中,他询问所有儿童一些人物是否存在,包括圣诞老人和垃圾清洁工在内。结果有70%的三岁儿童认为圣诞老人存在,78%相信垃圾清洁工存在。到了五岁确信垃圾清洁工存在的人数增加,但认为圣诞老人存在的人更增至83%的高峰。直至七岁,相信有圣诞老人的儿童才开始减少。到了九岁仅有三分之一相信圣诞老人,此时所有儿童都确信有垃圾清洁工。

  伍尔雷指出,从儿童的观察角度而言,认为圣诞老人存在从逻辑上十分合理。圣诞老人和垃圾清洁工均有某些共同特质,儿童都曾听闻两者,却可能从未见过。圣诞老人存在的证据,在于圣诞节一大早家中的圣诞树下会出现很多礼物;至于垃圾清洁工则是他们能让家门口的垃圾消失,许多儿童根本没在清晨一睹清洁工收垃圾的动作。

  专家指出,一个五岁儿童具有把片段证据组合的认知技巧,但由于有些片段证据已被误导,使得儿童产生错误结论。而年纪更小的儿童可能不具有把片段证据组合的认知技巧,所以较不可能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

上面的故事说明了一些有意思的事实:

成年人一个最大的普遍误会是,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把身体发育完备,误以为知识体系的完备。儿童的一些显著特征,例如,盲信,偷懒,逃避,不讲理,不严密思考,混淆真实与幻想,这些问题成年人身上统统都有。人的成长并不象拔乳牙,成人未必能够彻底告别儿童的弱点。成人不过是长大了一些的孩子。更可悲的是,许多成人丢弃了婴儿的一些重要的优点:单纯,不掩饰无知,对父母的信赖。成年人的赤子之心是难能可贵的。

许多成人还不会“把片段证据组合”的技巧,至今还不能分辨垃圾工与圣诞老人,有意无意认为上帝跟圣诞老人一样,是虚构的。

当然,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上帝的真实性——比圣诞老人的真实性要复杂,因此我们需要更充分的准备。

军事上讲究,“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另一个说法是,打仗打的就是后勤。因此我们需要足够的耐心讨论认知和思考的方法论。

现实世界的复杂性

关于世界的复杂性,相信今天已经无需论证一番了。上个世纪科学的发展,特别是量子现象的发现,让知识界和大众都知道,发现无知是需要知识的。理性确定的乐观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有许多联系,今天的科学和正统的智慧对之一无所知。——哥德尔

人们知道一个道理是一回事,遵循又是另一回事。我看到网上许多攻击基督教的人,自我感觉相当良好,似乎世界的全部真理都装在他的上衣口袋,这个世界已经没有能够难倒他的问题。

道理与真相

“道理”是对生活的总结,不可避免的,“道理”具有片面性,有时候有误导性。许多人满足于能够解释某些现象的道理。拿一个大而化之的理论,加上逻辑不清,再加上不顾一些事实,微火一炖,就能够解释一切。中国的阴阳理论,五行理论,辨证法,阶级斗争理论,都属于这一类。进化论能够对人类起源给出“合理”的解释,并且出身豪门——科学,许多人一下子就接受为绝对真理,当然主要是在无神论占主流的国家。

如果你是一个爱讲道理的人,我不得不跟你说一个令人不愉快的事实:道理最廉价,也最具欺骗性。道理横竖都能“有道理”。说“失败是成功之母”有道理,说“有成功经验的人更容易成功”也有道理。有一堆的道理在说爱国主义好,也有一堆的道理在说爱国主义不好。“道理”没有给出说明书,指出自己的适用范围。即使一个理论能解释某个现象,并不证明该理论是正确的。

 

上联:黄忠60岁跟刘备混,姜子牙80岁为丞相,孙悟空500岁西天取经,白素贞1000多岁才谈恋爱。年轻人你说你急神马急?

下联:盖茨39岁成世界首富,孙中山28岁创办兴中会,孙权19岁据江东,康熙6岁登基当皇帝,贝多芬4岁就能作曲,葫芦娃刚出生就会打妖怪,你说我们能不急吗?

所以,警惕那些言之成理、朗朗上口的“道理”!

知识的有限性与误导性

包括数学公式、自然科学定理、社会科学理论、历史、流行思想,常识、都被称作“知识”。显然,他们的精确性、真理性差别非常大。对“知识”保持警惕是必要的。

知识可以用来谋生,也用来装饰,还可以拿来吓唬人,但是有些知识是关于生命的。病人及其家属是求知欲最强的,证明关于生命与爱的知识是最重要的。但是,知识跟金钱一样,都能败坏人。下面有一些建议。

给读书多的人:

念书不能增添智慧。——《痛症楼》

给见识多,说话滔滔不绝的人:

且夫博之不必知,辩之不必慧。——庄子《知北游》

给知识丰富的人:

微小的学识使人远离上帝,广博的学识使人接近上帝。——高斯

给懂得多的人:

对大多数投资者来说,重要的不是他们知道多少,而是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认识到自己不懂什麼。——巴菲特

给爱思考的人:

思而不学则殆。——孔子

 

迷信与教条主义

迷信是指盲目地相信,往往还比较执着。迷信是个贬义词,大家都知道迷信不好,例如迷信运气、迷信金钱、迷信权力等等。

这里要提醒的是一些名声比较好的迷信。

几乎一切的“主义”,一旦被绝对化,就是迷信,包括各哲学流派,爱国主义,自由主义,当它们走向极端,都是一种迷信。

对科学的迷信。科学名声太好,一些人被科学迷住是可以理解的。科学越发达的地区,对科学的迷信反而越少。当一个国家宣称什么科学发展观,这是典型的迷信科学的症状。

各种宗教是迷信的天然滋生地,这里先不做评论。

宣称“我什么都不信”的,也是一种迷信,并且这种说法很不诚实。

迷信容易产生教条主义。但是,严格意义上,中国没有出现过真正的教条主义。教条主义是个宗教词汇,因为中国历史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宗教(这么说可能对佛教、道教等本土宗教有所不敬。)真正的教条(doctrine)必须被大多数的信徒所绝对信奉。一个在理性或者实践上没有说服力的宗教是不可能产生教条的。

各种各样的名人名言,常识,谚语,都是教条主义的来源。你有没有碰到一种人,引用一句说得很漂亮的话,作为自己正确的强大依据?

悲哀的是,必须承认,严格意义上来说,任何人都无法逃避迷信和教条主义。所以,能够“迷信”某种东西,恰好又是绝对正确的,那人是有福的。

常规与特殊,有限与无限

正常人在正常时候,都依靠常识去生活。一些牛人能够在恰当的时候打破恰当的常规,叫做创新。能够在足够的证据支持下接受违反常规的事情,说明思维没有被常规所囚禁。奴隶制已经是历史了,思维的奴隶却一直是个普遍的现实问题。咱们看两个例子:

1. 甲乙双方分别以a米每秒同时相对移动,已知相距a米,请问需要用时多少秒?

2. 奇数和偶数都属于自然数,自然数集合是{0,1,2,...},偶数集合是{2,4,6,...},它们哪个集合更大?

第一题,0.5秒是常规速度下的近似值,如果速度a接近光速,就需要考虑明显的相对效应。第二题,答案是一样大。

事情越特殊,越需要适当的特殊对待,有限与无限有本质的差异。基督教讨论的是上帝,独一的上帝,独一的基督,必然有特殊性。但是一些人这时候仍然坚持常规思路。大家应该都同意,明显的“神迹”不会经常出现,但是坚持认为“神迹”绝对不可能出现,就是一种顽固的常规思维。

认知工具的健全与平衡运用

人有多种认知能力,多维的感官系统,逻辑思维能力,这些都是人类认识世界的强大工具。一些工具被乱用和滥用,同时另一些工具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平衡使用你的天赋。

理性

理性有两个极端,多数人容易犯错的是不动脑子,少数人用聪明祸害自己,企图依靠掐指一算解决一切问题。理性应该发扬,但不要放纵。犹太人的法律规定杖刑不能打超过40下,他们实际执行的时候都打39下,因为担心一不小心少计算一个,从而激怒了上帝。后面有关于理性的进一步讨论。

经验

经验是重要的,但是有时候经验能够误导人,把有限的经验推广为绝对真理,老年人需要警惕这一点。人对不公正、不自由的深切经历,能够帮助人认识公正、自由的宝贵,有些人则得出结论说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公正,都是忽悠。

意志

尽管人类是否真正拥有自由意志存在有争议,不可否认的是,意志在人正确认知方面的重要作用。意志需要裁决其他工具的信息冲突。本质上,阻碍一个人接受基督教信仰的既不是知识、也不是聪明,而是个人意志,是意志在阻碍人付出决定性的行动——主动寻求。

想象力

《华尔街日报》报导,长久以来,想像力被视为儿童逃避现实的方式,一旦成长至某个年龄,势必会抛弃幻想,而面对真实世界。不过,愈来愈多儿童发育专家已认同想像力的重要性,以及其在理解真实世界所扮演的角色。想像力对于学习我们未直接接触的人物和事件,确有必要。哈佛大学教育研究所发育心理学家哈里斯说:“你只要想到南北战争、罗马帝国或是上帝,都是在运用想像力。想像力对思考真实性至关重要,而不仅仅是那些被我们视为单纯幻想的事情。”

想象不是幻想。跟解几何题一样,认识上帝也首先需要通过想象力这一关。其实说得更朴素些,没有想象力的人找个好工作都成问题。

怀疑

怀疑象盐,多了少了都对健康有害。许多人因为不会怀疑,容易上当受骗。伊甸园里,夏娃因为没有怀疑蛇的话,上了当。

过度怀疑的,叫极端怀疑主义,属于纵欲过度。

心态

认真:生活中凡事认真的人活得比较累,有的人因此走另一个极端,游戏人生。明智的人知道在哪里需要严肃和认真。
诚实:老实人固然容易吃亏,但是对自己都不诚实的人是不可救药的,你可以欺骗别人,但是别把自己也搭进去。
虚心:一个人到了20岁还不狂,这个人是没出息的;到了30岁还狂,也是没出息的。

心态误区:

鸵鸟心态:认为上帝对人的要求、上帝的审判,可以通过不理不睬去逃避。
喜好:只听喜欢的,点菜式的信仰。
懒惰:喜欢容易理解的,对不易理解的没有耐心。
逆反心理:有些人似乎一直在青春期,反对一切。
盲目的乐观主义:认为自己没有问题,人生很安全。
盲目的悲观主义:认为人生就那么回事情,真理要么已经被发现,要么遥不可及,从而放弃主动。

警惕思维误区

求同存异:辨别本来是要找差异,这类人偏僻找共同点。一说基督教,马上说某某也怎么怎么。
哲学化思考:试图将现实世界用一套大道理去解释。
模糊:停留在类推,联想。
浪漫主义:他们先幻想一个上帝,然后以此为标准,指责真实的上帝。
少见多怪与多见不怪:这类人用感官代替脑袋,对常见的一切没有任何好奇心,对一切异常、特殊、奇迹、神迹充满狐疑。

现实与真相、寓言与真实

人是有限的,由一个个人组成的人类也是有限的,人能知道的现实是局部性的,科学史、人类文明史显示了这一点。现实不等于真相,更不等于全部真相。因此,看不见神不等于没有神,即使觉得目前活得还行,不等于明天你还能这么说。

寓言固然不是真实,但是人们大大忽略了寓言的真实的一面——它在说我们自己。

我们小时候都学过盲人摸象、买椟还珠的故事。历史告诉我们,每个人、人群、全人类,几乎天天都在盲人摸象。现代科学发展的前夕,人们发现了想要真实地认识世界,不摸不行,现代科学方法就是承认这一严峻现实,并且在认真地摸,许多其他方法还属于瞎摸。至于买椟还珠的故事,正常人认为自己决不会干这种傻事。的确,如果你真的知道“椟”和“珠”的价值,你当然不会。问题是,是什么让你如此相信自己的判断力?

我们来看两个故事。

中国对西方的吸纳,经历了几个阶段。最先被中国人认同的是鸦片,然后是洋枪洋炮,后来发现技术是关键,再后来发现科学才是关键,以及政治领域的民主制度,然后又发现教育才是根本,再后来,又发现文化与价值体系才是长盛不衰的秘诀,最近几十年,一些人开始隐约发现基督教的力量与价值。上述的一切,它们本来几乎是同时出现在中国人面前的,是人的选择能力导致了它们的先来后到。鸦片贩子和传教士几乎是同期抵达中国的,最初受到热烈欢迎的鸦片早已经被抵制,最初象鸦片一样被抵制的基督教,今天正在从农村包围并占领城市。

亚当斯密先写作《道德情操论》(1759年),然后又写了《国富论》(1776年),前者谈论良心与道德,后者讲述利益与财富。翻译家严复选择了把后者介绍给国人。新政权混乱几十年后,也是决定先搞经济,现在大家都发现快不行了,又开始呼唤道德。

你,如何说服自己,不会是那个买椟还珠的人?反正我曾经是,以后一定还会是。

基督教,与基督教影响下的文明,到底,谁是椟?谁是珠?

信不信由你——真正影响人理解和接受基督教的因素

主观意志,或者说你的意愿,是影响你认识上帝的决定性因素。因为上帝随时准备好了,关键是你没准备好。

圣灵,真正能让一个人相信荒谬的基督教的,是上帝的灵——圣灵。

好了,先不管这些,但是,请记住:清晰地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