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力与基督教

意愿

商业决策的时候,人才、技术、资金都是重要的因素,但是前提是市场需求,需求的强度所决定了购买意愿。

向热带沙漠部落推销滑雪板,向家庭兜售空中加油机,都是愚蠢的行为。许多人眼里,基督教信仰就像那个滑雪板和加油机。这时候,证明滑雪板的质量,空中加油机的性能参数,都是徒劳的。即使闭月羞花的美女,也无法征服一颗小男孩的心。

基督教讲述的故事,许多人根本提不起兴趣。即使有兴趣的,也是抱着实用主义的心态。一些民主人士认为基督教有利于奠定宪政基础,一些社会学家认为新教伦理催生资本主义精神,美学家在基督教艺术里找到震撼,建筑家在哥特式教堂里发现设计。

基督教本身讲述的是生命,只有生命才能回应生命的邀请。冷漠和麻木是基督教最大的敌人,质疑和反对从来都不是。

意愿的强度取决于你对处境的判断。生活感觉良好的人很难对上帝产生兴趣,相反,上帝还是个累赘。财富、知识、地位等等,你的“富有”极有可能会阻碍你寻求上帝。基督教进入一个国家,首先成为基督徒的通常有两类人群:社会底层的人,敏感的知识分子。前者生活在现实的压力下,渴望上帝的帮助;后者看到知识的有限和生命的苍白、无力感。而上帝欢迎认真寻求他的人,无论最初的动机是低俗还是高尚。

意愿是无法用道理说服的,甚至“事实”也无能为力。设想一下,如果上帝——他创造宇宙万物,包括你的生命,他在乎你,就像父母在乎自己的孩子——真实存在,你是否真的愿意认识他?

如果答案是yes,剩下的就是验证你的假设——考察和了解基督教。否则,除了建议你多问自己几个为什么,我也没办法。 : (

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因此我以慈爱吸引你。《耶利米书》31

叩门,就给你们开门。《马太福音》7

理解

上帝是公平的,从不为难头脑简单的人。基督教的核心信息非常容易理解,但是上帝的话不容易让人接受,这反过来导致它不容易被理解。基督教是可以被正常人理解的。

这个世界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它竟然是可以理解的。——爱因斯坦

事实的重要性

人的许多观念和思想都受所掌握的事实的影响。许多错误的观念不是逻辑或者理性出了问题,而是与事实不相符。

脱离了事实,横过来竖过去说都是有道理的,这就是许多华而不实的“道理”的危险。

有些人会犯理想主义的错误,他们现实生活中谨小慎微,一旦讨论起上帝,就开始天马行空。他们构想一个“完美”的上帝,对人百依百顺,没有追究,没有惩罚,没有审判。

事实与对事实的理解

首先,没有人能掌握全部事实。对历史的把握,取决于历史资料的多寡以及可靠度,年代的越久远,通常问题越大。正常人很少能够阅读第一手资料,人们看到的,都是历史学家整理过的“事实”。历史学家在撰写历史的时候,难免受到他的历史观的影响,没有一个不带有观点的客观“事实”。当然,我们也没必要因此滑向另一个极端,彻底的历史怀疑论。从理论上证明怀疑论的错误是徒劳的,怀疑论的问题在于我们没法诚实并且一致地按照怀疑论去生活。如果你写过个人简历,你不希望面试官持极端怀疑论。有些认为《圣经》记载的历史不可信,是因为泛泛的历史怀疑论,却不愿意具体地讨论其中的问题。通过阅读中国的三千年历史,并且将对中国历史的理解推广为对全人类历史的理解,容易导致致命的错误。市面上曾经流行的许多“历史事实”,都已经逐步被证明是偏见,然而结论已经经过教科书和大众媒体占据住了大众的大脑。例如,中世纪通常是“黑暗”的代名词,文艺复兴与基督教的关系是知识对抗愚昧。

第二,人们对事实的解读存在差异,人的知识、经历、价值观、情绪等等都会影响人的判断。最重要的可能是,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事实与解读-妇女之宝:

           

事实与解读-心在情妇那:

           

看两个《笑傲江湖》里的案例:

第三,人们常常会选择性接受一件事情的局部,通常是符合个人期望的那部分。

当我们喜欢一个人,我们不容易看到对方的问题,尽管问题很明显;反之,当我们恨一个人,我们看到的是对方的问题。有时候,人的预设动机对观察结果有重要的影响。

2011年7月23日,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事发3天后,公益时报有一篇文章,题目是《从温州动车追尾事件看中国社会体制优越性》,看标题能大概明白它要说什么,详情请看搜索结果。作者能够从一场彻底的灾难里,发现一次歌功颂德的机会。可见你想怎么理解,总能找到理由。

鲁迅说:“一本《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

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一些基督徒眼里,上帝就是爱。上帝象外婆一样,有无尽的疼爱,从不追究责任。他们不想,甚至不愿意提及,上帝的公义和审判。

一些对基督教强烈不满的人,满眼看到的是历史上基督教会和基督教国家的斑斑劣迹,从而拒绝基督教信仰本身。一些反基督教的勇士,更是四处收罗历史上可以用来攻击基督教的名人名言,他们跟《从温州动车追尾事件看中国社会体制优越性》的作者一样,看到了他们想看到的。

第四,人们对“事实”和数据的片面误导性没有基本的警惕。

毫无疑问,拿“事实”说话是有说服力的,数据更是有不言而喻的杀伤力。问题是,许多“事实”与结论之间并没有逻辑关系,只是某种简单的“归纳”错误,前面我们讨论过这种推理的危险性。数据与对数据的理解是两回事,有时候,数据有欺骗性。例如:

  1. 统计显示,佛罗里达是死亡率最高的一个州。因此,生活在那里一定对健康极其不利。
  2. 数据显示,发达国家宗教正在衰退,落后国家宗教猖獗。因此,基督教是落后的。
  3. 美国的统计数据显示,学历越高的人群,基督徒的比例越低。因此,基督教代表无知。

另一种解释是:

  1. 佛罗里达气候宜人,许多人选择在那边终老。
  2. 宗教信仰本身具有波动性。现实生活的满足极容易导致人不寻求上帝,耶稣说,哀痛的人有福了。
  3. 《圣经》明确警告,知识上的富有容易导致自满和骄傲,神阻挡骄傲的人。

理解不仅仅是理性在单干

直觉、直观、经验都是理解的有力武器。无理数、虚数的理解,不是依靠理性,而是几何直观。

品尝过幸福与痛苦,知道信任的珍贵,经历过爱与被爱的人们才能理解和接受耶稣。理解不是纯粹的理性行动,理解基督教,需要头脑,更需要心灵。

这个世界也没有完全的中立,尤其当事情不是那么显然的时候,意志和道德选择成为决定性的因素。当你面对选择结婚对象,当你选择一份工作,当你决定要不要给向你求助的朋友借钱,当你犹豫要不要主动打电话跟某人约会,这时候理性的作用是有限的。

基督教就是耶稣向你发出邀请,你要决定接受还是拒绝。耶稣劝人与神和好,过另一种生活,他说人应该选择丰盛的生命,不要选择灭亡,选择跟随他的人要承受苦难,但他会与你同在,他知道你的软弱,不会把你不能承担的给你。

生命只有一次,我们显然不能轻易拿生命冒险。但是基督教给出了理由和证据,但是上帝没有强制你选择他。

理解力的朋友与敌人

教育、知识、阅历可以提升人的理解能力。广博且深遂的知识,可以帮助人认识世界,许多物理学家发现了宇宙的浩瀚和精密,从而赞叹神的创造之美。知识也让人谦逊,因为知道的越多,越能知道知识的有限。丰富的生活阅历可以帮助人认识人间的真善美,以及世态炎凉。经历人生的高峰低谷,才知道人生什么最宝贵。

教育、知识、阅历也是理解力的敌人。填鸭式的教育摧毁人的反思能力,书店里许多书是垃圾,里面贩卖的是错误的史实和廉价的观点。人类污染最严重的地方是图书馆。知识最大的危害是给人盲目的乐观和确定性,从而导致人的骄傲。有些人知识丰富到自我感觉已经真理在握,以既有的知识为武器,反对跟自己观点不同的一切。阅历是另一个严重的问题。许多人的人生已经被扭曲,他们有自己精心总结的人生经验,并且将这些经验上升为放之四海皆准的信条,然后拿他的信条去否定基督教的信条。

影响人理解的最后、也是最可怕的敌人,是懒惰。懒惰的特征是不求甚解、人云亦云、从来不质疑自己的结论。

理解与基督教信仰

基督教是独特的。理解独特的事物需要独特的方法,并且事物越独特,越需要突破常规。

信仰寻求理解。——安瑟伦

我想重复一次,上帝是公平的,从不为难头脑简单的人。上帝不仅是聪明人的上帝,也是笨蛋们的上帝。理解基督教需要的不是聪明,而是不自以为聪明。仅仅依靠聪明去发现和理解上帝是徒劳的,因为你不过是人,神龙尚且见首不见尾,何况是真神。佛教、哲学、科学基本上都是脑力游戏,强调悟性和智力,基督教不需要,因为上帝不是死的神、冷血的神,他乐意,并且能够帮助你认识他。圣经里反复申明,你愿意找神,神就帮助你找到。你自己要负责的是愿不愿意,并且谦卑下来,至于理解和接受,上帝会帮助你完成。这也是许许多多的基督徒的真实的经历。

理解是信仰的基础

基督教信仰包含能理解的部分,和不能理解的部分。基督教给出了清晰而直接的证据,真正的信仰是不能含糊的,人不可能真的相信他所完全不理解的,人的行动依赖于所获得的证据。真正的信仰也必然包含不能理解的,否则就只需要知识,而不需要信仰。因为人相对上帝,是有限相对无限。基督教信仰建立在上帝与人类真实的交往之中,真实的交往产生真实的信任,对上帝品格和能力的信任构成终极的信仰。

信仰超越理解

信仰是一种行动,与理解无关。有谁是先理解了太阳,然后去晒太阳的?有谁是先理解了爱情,然后开始恋爱的?人的脑袋就那么大,用理解力限制自己,叫做作茧自缚,或者聪明反被聪明误。

真知识者必游走过理性与不可知的边缘,信仰是知识的拯救。

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申命记》 29:29

我不得不扬弃知识,以便为信仰腾出地盘。——康德

康德的一句著名的话,他老人家似乎最后也没腾出多大地盘来。不过许多知识的确需要在风中扬一扬,让风吹掉伪装成知识的错谬,它们是真理的阻碍。

信仰是理解的基础

理解是对信心的酬报。——奥古斯丁

如果上帝是真实的,并且如果对人是善意的,那么来自上帝的知识就是真理,绝对的真理。这些真理替换我们本来模棱两可的世界观和形而上学,构成我们知识的真正基础。从理性的角度看,前提一旦确定,演绎逻辑就是可靠的,一个理性的神创造的世界,也为归纳法的运用提供了理论依据。因此真信仰带来真正的确定性,信仰是知识大厦的地基,信仰也是人生的灯塔。反之,如果信仰出错,那么问题就是致命的。

信仰就像电脑的操作系统,最终,是操作系统帮助电脑去“理解”。操作系统遭受破坏或者感染病毒是危险的,最危险的是有病毒却检测不出。可靠的操作系统是应用程序正常运行的基础,对上帝的真信仰就是原装正版的操作系统。上帝希望人类与他恢复起初的美好关系,建立信仰就是恢复系统到出厂设置。因此: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言》9:10

不理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上面是欧拉公式,数学里最令人着迷的一个公式,它将数学里最重要的5个常熟联系到了一起。两个超越数,自然对数的底e,圆周率π,两个单位:虚数的单位i和自然数的单位1,以及被称为“人类伟大发现”之一的0。数学家们称它是“上帝创造的公式”。

如果你不能理解这个公式,说明你的知识很有限,但是你不会拒绝它。如果你能理解它,那么你应该领略过理性的神奇和有限,所以你不会因为不理解而拒绝。

数学界有一个经典的谜题,就是数学为什么有效,物质世界为什么遵循数学规律,至今也没人知道为什么,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大规模应用数学。物理世界存留的难题不会影响人们接受并且继续探索,在基督教领域,基督徒也能够坦然接受上帝、圣经的某些不可理解性。因为科学无法完全解释世界而拒绝科学是不明智的,同样,因为教义、神学的难题而拒绝基督教,也是不明智的。

没什么知识的人,通常不会被“不能理解”所困惑,因为生活中许多事情本来他们就不理解。基督徒相信《圣经》是上帝的话语,所以有理解不了的是正常的,都能理解反而不正常。说到底,上帝要求的是接受,不是理解。上帝不是教育部,不以难为学生为乐趣。圣经教人以天国为目标,度好在地上的日子。圣经是实用主义的,目的不是培养博学,也不是满足好奇。圣经是同时写给智者和傻瓜的,所以重要的事情简单明了并且到处重复,傻瓜也能懂;次要的事情要么不提,要么语焉不详,不至于令智者觉得太简单。心学讲究知行合一,基督教也是。把能理解的部分付诸行动是上帝的要求。

在你读上帝的话语时,赋予你责任的,不是不明之处,而是你所理解的地方。——克尔恺·郭尔

“老子有的是钱”,这句话常常是一些有钱人要求获得特殊对待的理由。有知识的人也希望在认识上帝方面获得优势,上帝拒绝这种要求。

在19世纪,成为基督徒并不比在最早的时代更为简单,相反,它更困难了,尤其是对于受过教育的人来说,它一年比一年地更难了。在受教育者身上,理智的优势和对客观的倾向性总是与成为基督徒相矛盾,而矛盾是理智的罪过:即一知半解。——克尔恺·郭尔

接受一个现实,就像死亡面前人人平等,面对基督教,不论知识多少,某种不理解也是平等的。看圣经对”智慧“的警告:

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
就如经上所记,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
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这世上的辩士在哪里?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
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
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
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
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
因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哥林多前书》1

因这世界的智慧,在神看是愚拙。如经上记着说,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哥林多前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