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凿井而饮,
耕田而食,
帝力于我何有哉!

这是一首传唱于夏商时代的《击壤歌》,质朴遒劲,有田园的诗意,也有农业文明的自足与自信。

然而,人有许多的需求,有物质性的,也有精神性的。快乐,爱,意义,自由,心灵的平安,永恒,这些问题中的每一个足以给人带来麻烦。马斯洛有一个关于人的需求理论。不过中国人概括得更形象:

       《解人颐》
  终日奔波只为饥,方才一饱便思衣。
  衣食两般皆具足,又想娇容美貌妻。
  娶得美妻生下子,恨无田地少根基。
  买到田园多广阔,出入无船少马骑。
  槽头扣了骡和马,叹无官职被人欺。
  县丞主薄还嫌小,又要朝中挂紫衣。
  作了皇帝求仙术,更想登天跨鹤飞。
  若要世人心里足,除是南柯一梦西。

从衣食住行到自由自在,继而生命的永恒,都概括了,诗人很清醒,最后一句话回到人间现实。儒家催人奋进,道家自在逍遥,佛陀总结说,人的痛苦在于欲望,解决之道在于消灭欲望,归于空寂。更多的人选择难得糊涂,知足常乐。但是所有这些答案都不足以平静一颗敏感的心灵。诗仙李白借酒消愁: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李白《将进酒》

人生难免许多痛苦,你幸福吗?

凡人哪,在你死之前不要轻易说你是幸福的!——俄狄浦斯

生命到底是什么?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回事?历代先哲们苦苦追寻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从中国古典意境中采撅点滴:

遂古之初,
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
何由考之?——屈原《天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张若虚《春江花月夜》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陈子昂《登幽州台歌》

要么这个世界有问题,要么我们自己有问题,或者都有。

如果人生是一场战争,我们必须了解我们所处的战场,我们的敌人,和我们自己。如果人生就像编写软件,我们需要知道软件运行的操作系统,硬件环境。如果人生是一次旅行,我们需要知道,享受旅程就是目的,还是有一个目的地。我们需要确切知道关于自己以及这个世界的真相,从而指导自己如何度过今生。许多知识我们可以不知道,但是这些必须知道;许多知识可以模糊,但是这些必须确切。无论有多艰难,否则我们很难说自己是理性的、明智的。正常人都会按照无神论去规划人生,但是,如果上帝真实存在,那么我们的计划就是一个全盘的错误。何必辛辛苦苦赢了战役,却输了战争呢?因此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高贵的生命,焉能不战而降,主动降格为动物性的生存?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赵藩,成都武侯祠联

问题在于,没有答案。或者说,答案太多。我们的目标是,评估这些答案,和答案背后的依据。我们将考察基督教,以及它的竞争对手们——各种宗教、哲学、思想的主张。

上帝不是哲学家、数学家和思想家的上帝,而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上帝。——帕斯卡

耶稣邀请人们说:

那在黑暗里行走的,不知道往何处去。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约翰福音》12

股神巴菲特建议我们:

停下来审视自己,是对时间和人生最好的投资。——巴菲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