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其实可能也没有人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因为事情经常是这样,你没看到过一个东西,就不会知道自己是否需要。
——黄仁勋,NVIDIA创始人

人有对幸福和永恒的渴望,人生的沉重或者苦痛催人思索。没有人能自然而然地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上帝;更不容易直觉地知道,基督教信仰是真确的答案。

上帝,如果是真实的,必然是独特的,令人意外的。我希望你是一个喜欢特立独行的人。

某种意义上说,基督教其实是很简单的。那么,为什么需要用一堆废话去说一件简单的事情?

首先,基督徒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他们中的许多人的行为太糟糕。圣经说,上帝的名在不认识上帝的人群中被亵渎,就是因为你们(这帮信徒)。许多人对基督印象不好,是因为基督徒。

其次,竞争对手们把事情搞复杂了,这年头干哪一行都竞争激烈。在中国,你一谈宗教,你不得不面对“宗教”这个糟糕的行业品牌。基督教被称为“宗教”,在中文世界是一种巨大的不幸。如果你主张基督教是“真的”,就像秀水街的摊主说他卖的货是“真的”。其次,如果你有许多块手表,你不容易判断时间。如果你去问路,虽然你可能会得到不同的答案,但是正常人至少不会乱指路。人们很少敢对数学问题随便发表意见,对物理世界也懂得谦逊,但是一旦进入社会问题领域,一些人就立刻恢复自信,至于人生与宗教问题,许多人认为自己已经知道。人们不需要别人告诉自己应该怎么生活,就像不需要听到关于如何区分左手跟右手的意见。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红楼梦》

基督教从来不缺乏反对者。许多反对者引用的事实和数据是可信的,但是结论是缺乏逻辑的。他们并不真的知道他们所反对的,许多时候,他们只是在表达情绪。育儿专家建议年轻妈妈,孩子哭闹的时候一定有具体的哪里不舒服,比如饿了,要尿尿。反基督教的人大多不是有具体哪里不舒服,只是心里不舒服。大多数人很容易被他们的这种哭闹迷惑住,因为基督教的问题比妈妈们要面对的要复杂些。另外一些反对是更值得同情的,他们之所以反对,是由于不能理解,就像去饭馆吃了东西不消化闹肚子,然后上大众点评网,给出恶狠狠的差评。

对于基督,人们是通过不可信、不正确的渠道而有所了解的。——克尔凯·郭尔

最关键的是,教科书、文学作品、电视、电影等大众传媒,构成了许多人关于基督教的知识来源,悲催的是,大多数信息都是扭曲的。教科书几乎毫不含糊地告诉我们,没有神。一提到基督教,《达芬奇密码》是一些人的思考背景。大学时我读蔡元培的书,他主张以“美学代宗教”,出于对他老人家的敬仰,加上自己的幼稚,就信了他关于宗教的观点。以美学代宗教,我迷信了它十年。

一旦错误的结论被广泛接受,那么它将不会轻易地被放弃。而且对它懂得越少,则它的地位越牢固。——康托尔,数学家

因此,尽管非常冒昧和无理,我还是建议您——强拆。忘记您的一切关于宗教、信仰的知识。否则,理性或者严谨的您,要负责证明您的知识的合理性。您所坚持的一切相关的信念,您需要连续追问自己几次为什么。(我连续用这么多“您”,来表达我的敬意和歉意,后面就不再客套了。)

        

本书为这些人而写:那些寻求事实、真相与真理,追求知识体系的严密性与确定性,拷问人生的目的和意义,不满足于人云亦云,渴望心灵的自由,希望超越自我,不甘心于将生命托付命运,不愿意将人格降格为动物性的存在的人。那些被现实的痛苦与困惑压榨的血肉之躯,可以从这里获得解锁的密码。

上帝是真实的,耶稣是值得信赖的。这是本书最终要到达的结论,其余内容都服务于回答“为什么”,展现到达这一结论的事实基础与逻辑过程。

一些人对世界和人生已经有成熟的认识和判断,标志是,他们已经能够轻松地解释世界和人生。我想提醒的是:别忘了其他可能性。解释不等于真相,有时候还相距甚远,因为错误的前提同样可以推导出正确的结论。

出版技术推动了知识的传播,谬论与真理结伴同行,并且大有超车之势。谬论占尽先机,因为它可以突破真实性的限制,去迎合、取悦不动脑子、偏爱虚妄的人。如果你是个爱读书的人,这里有许多挑战你的知识的内容,何妨再认真读一次呢?鲁迅说,人生识字糊涂始。如果你是个不喜欢读书的人,你是幸运的,避免了许多中看不中用的书本的骚扰和误导,不过你的人生也是不完整的,何不认真读一次呢?

本书也是写给那些人的:他们或者以为真理在握,或者对真理毫无兴趣。前者被各种贴着“知识”、“真理”的标签的迷信所束缚,满足于玄学或者抽象理论、大而化之的“道理”。后者陷入惊人的麻木与冷漠,误以为在“务实”,甘心于黑灯瞎火的人生之旅。真理和麻烦有共同的癖好——你不找它,它就找你,或早或晚。理性的人,你的理性的根基在哪里?

至于那些存悲天悯人之心、整天忙于唤醒人类的启蒙主义者,高举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的勇士,深情呼唤正义、公平、平等的绅士,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在主张和坚持什么,它们是哪里来的?你所主张的,与你的对手们相比,道德或者真理的优势在哪里?为什么?何必用一种无知代替另一种无知,用一种迷信调换另一种迷信?难道仅仅因为它是流行,或者即将流行?

多数人渴望被理解,只有少数人渴望理解。能够理解基督教信仰的真相与意义的,显然不是多数。ok,能够有耐心读到这里、并且没有被激怒的朋友,都是本书理想的读者。

一个普遍并且根深蒂固的误解是:信仰问题上,不能动用严密的逻辑,不能追问为什么,也经不起质疑。

有许多东西被称为“宗教”或者“信仰”,它们似乎是指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东。的确,它们中的绝大多数确实都是。基督信仰的不幸,在于被归类在它们中间,并且被类同对待。大多数人的问题不是对基督教要求太严格,而是太不严格。借用网上的话说,他们或许不是随便的人,但是随便起来简直不是人。

最后,由于本人所在的教会的特殊经历,本书也是为国保们、民警们而写。谢谢你们请我们喝茶,让我们的人生得以完整。我理解你们有身不由己的理由,但是如果你们拿出请客喝茶的百分之一的耐心,去评估一下本书探讨的结论和证据,或许你们会真正清楚在干什么。愿上帝赦免你们,正如祂赦免我们;愿神帮助你们认识真实的祂,正如祂帮助我们认识祂的真实。

无论如何,认真的信仰不可以仅仅是愿者上钩,真正的信仰必须疏通并穿越理性与知识的海峡。基督教,如果不是可有可无,就必须能够给出自己合法性的理由。基督教信仰的独特性恰恰在于,它给出的证据,可以满足一个人的合理质疑,对于认真考察基督教给出的证据的人,接受基督教信仰其实是一件自然而合理的事情。

如果基督教本质上就是一个谎言,或者是某种玄学,那么我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对于那些在追寻生命的真理的朋友,我希望这些资料能带你有益的思考,如果更坦诚地说,答案就在这里。嗯,坦诚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过这答案不是我发明的。

我们所处的是微博时代,许多人的耐心被不自觉地挤压到140个字。不过明智的人知道,获得这个世界美好与真诚东西,例如爱情、真理,需要付出耐心。为重要的事情付出耐心和精力是值得的,也是必要的。

当然这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希望你有足够的毅力与耐心。咱们请东坡先生发表评论: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 苏轼

“理论是灰色的,然而生命之树常青”。愿真理引导我们丰盛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