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者们

公元1900年6月21日,慈禧以光绪皇帝的名义发布诏书,向西方列强宣战。这是人类有史以来唯一的一次,一个国家向所有国家宣战。有意思的是,诏书的宣战对象是“彼等”,一个带有藐视的代称,意思大概是“那些令人讨厌的列强们”。据历史爱好者分析,严格意义上,这样一分诏书不能算作宣战,因为没有指明具体的交战对象。后来,实际加入战争的有11个国家,有意思的是,他们也没有宣战。

敢于向全世界同时宣战的只有两类,牛逼和傻逼。

跟老佛爷一样,基督教也要跟全世界宣战。基督教也没有太明确的宣战对象,咱们可以直接挪用太后的词“彼等”,算是报复太后挪用军费修颐和园。但是参战国远远不只11个。

基督教宣布所有的人都是罪人,仅凭这一点,就把全世界得罪光了。基督教又说,认识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这一下子得罪了全球2/3人口。基督教还说,所有其他的神都是假神,又把全世界得罪了一多半。基督教继续说,耶稣之外别无拯救,地狱很热但是没有空调,这足以让全世界正义之士和和平爱好者义愤填膺......

基督教需要在每一条战线上两头作战。既要反对非理性,有要反对理性主义;既要反对盲目,又要反对实证主义;既要反对幻想,又要反对眼见为实;既要反对迷信,有要反对不信;既要反对不道德,又要反对道德......

所以,基督教不缺乏敌人。

这一篇是为对基督教有意见的朋友写的。你知道吗,许多基督徒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能够坚定地反对基督教的人一般都是聪明人,我希望你在拥有敏锐智力的同时,同样也有冷静和真诚。坚持真理的是可敬的,但是仅仅坚持观点是可怕的。如果可以,请检查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反对,以及在反对什么。圣经上有一段话,有人也许看了会不高兴,我还是放在这里,或许是一种提醒:

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
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是求智慧。
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
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
因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
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
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哥林多前书》1

反对基督教的资料选编:

圣经原理——即抢劫学理论研究报告

透过基督教的信息,人们能看到什么?

          

基督教为什么遭到众多反对?我们在开篇提到过这个问题,这里做个了断。

反对什么

即使不包括旧约时代,单单从耶稣算起,基督教也已经延绵两千年。“基督教”作为一个词汇可以覆盖下列对象:上帝、耶稣、圣经、信条、基督教教义、基督教神学、基督教国家、各教会、教皇、神职人员、普通基督徒们,甚至可以包括基督教占统治地位的时代。总的来说,越往后,越不靠谱,但是越靠后,越直观。“基督教”作为一个复杂的综合体,对它没有意见的人,不是无知,就是没良心。因此,对基督教没有意见的基督徒不是个好基督徒。

基督教有两大主体:神和人。基督教的观点是,上帝,包括神的第二位格耶稣,是绝对的真理,不会有任何问题。圣经虽然是人手所编写的,但是属于神的启示,因此也是可靠的(绝对无误。或者,部分基督徒认为,圣经的基本且重要的信息是绝对无误的,非关键信息有存在错误的可能性,具体请参考圣经的可信度)。信条是人对神所启示的核心事实的概括,所以不可能有含义的改变,两千年来只有几次细微的修整,目的是更清晰的陈述。教义、神学是人对信仰的理解和研究,有学术活动的特征——有可能包含错误。其余的,都是人,都会有人的问题。

基督徒群体在历史上和今天的腐败、无知、迷信、罪行,是一个不该回避的问题,我就不替教会辩护了,尽管严肃的历史研究正在推翻以前被夸大的偏见,诸如中世纪代表“黑暗”,教会疯狂压迫科学等等。除了在一些具体问题上有商榷的余地,整体上,基督徒与基督教的反对者们是可以达成共识的,教会需要正视并努力解决自身的问题。事实上,稍稍翻一下圣经,你会发现圣经一直在指责信徒。圣经旧约的大部分篇幅都在谈论以色列人的罪,新约从福音书到启示录,大量记录了使徒们的问题、教会的问题,圣经明确警告教会,不悔改的、不冷不热的必要灭亡。所以这一点不存在任何争议。基督教讲的就是神拯救罪人,成为基督徒不是立地成佛,信徒还是人,还会犯罪的。基督徒只是在神的帮助下艰难前行的人。无论如何,教会要努力。

批评能帮助教会悔改,但愿不要耽误批评者自己认识上帝。所以,因为教会的问题反对基督教的,虽然是基于事实,却是搞错了问题。

所以我们将问题限定在以下领域:上帝、耶稣、圣经、信条、教义、神学。

为什么反对

常见的对基督教的反对,通常建立在几个假设前提之上,却没有给出它们正确的理由:

基督教兼具简单性与复杂性,喜欢简单的人嫌基督教太复杂,喜欢复杂的人嫌基督教太简单。

基督教说别问你是谁,也别问我是谁,相信基督就能得救。这种回答具有诓骗的特征,实在不能满足一个聪明的头脑。基督教说看不见的神创造了看得见或看不见的一切,全能慈爱的神会发怒,会妒忌,圣洁的神允许这个世界有罪恶,公义的神掌管着一个充满不公义的世界,既要审判又要拯救,既有与神同在的天国,又有与神永远隔绝的地狱,世界起初是好的,但是又受了咒诅,人性在初造是纯洁的,但是自由被知识引诱,知识是好的又是不好的,智慧是好的又是不好的,意志是自由的,但是意志又受到罪的捆绑,有因果报应,又不完全是因果报应,富足既可以是神的祝福,也可能是神的诅咒,苦难既可能是诅咒,又可能是祝福,耶稣是完全的人,又是完全的神,神只有一个,却有三个位格。有天使,还有魔鬼。这些,又太复杂了,难为了一颗颗喜欢简单的头脑。

反对基督教的惯用手法是:抓住一点,不顾其余。基督教的教义,符合人性的部分,被用来解释“人按照需要构造了上帝”,不符合人心意的部分,被用来指责基督教违背人性。当基督徒谈论证据,他们谈论怀疑论或者不可知论;当基督徒谈论信心,他们谈论理性;当基督徒谈论理性有限,他们谈论未来乐观的信心;当基督徒谈论救恩,他们谈论审判;当基督徒谈论审判,他们谈论仁慈;当基督徒谈论爱和宽恕,他们说你们许多人做的还不如我好。基督徒谈论的是在历史中自我启示的上帝,反对者们谈论的要么是无神,要么是自己期望中的神。

知识分子的不满。本书许多地方提到知识相关的问题,多数是负面的,我都快成反知识的人了。基督教对知识持有非常复杂的态度。一方面,强调知识与智慧的重要性,尤其是关于神的正确知识的重要性。另一方面,警告知识与智慧的危险。首先因为人的知识相对于神的知识,在质和量上都有截然的差异,片面的知识容易成为抗拒真知识的武器。其次是知识分子容易跟财主一样,滑向自以为是。知识分子跟一些儒生类似,容易把拥有关于道德的知识跟拥有道德本身混淆起来。知识分子避而不谈他们所坚持的道德教条的知识基础,却拿人道主义来反对基督教。关于“人道主义”,克尔凯·郭尔有话说:

简直不可相信,人们在今天是多么不知羞耻地援引单纯的人道来反对基督教。但什么是“人道”呢?它是消失了的基督教,是文化意识,是基督教的基础。人们把它归功于基督教,而现在用它来反对基督教!

人们要对人道主义者说:“拿来单纯的人道吧!因为我们现在所具有的人道是基督教的人道,虽然基督教并不想拥有这一点。但是你们不能理所当然地把它看作是你们反对基督教的财富。”——克尔凯·郭尔

知识分子都喜爱思想自由,基督教的存在,让他们老是觉得碍手碍脚。理论家喜欢逻辑一致,然后无限演绎,所以往往容易走极端。圣经有很平衡的教导,正义,但不能自义;判断,但不能论断;平等,但要有秩序;怜悯,但不纵容,人有来自神的尊贵,也有罪的奴性,等等。基督教对知识分子和没有知识的人都一视同仁,并且某种意义上,后者更占优势,这让前者比较不爽。如果LV的包包做工美观提升10倍,但是降价到10块钱一个,富人们会对LV不屑一顾。至于学习好的人,还有一种复杂的心态,他们希望考试不要太简单,因为这会埋没他们的聪明,但是也不能太难,大家都不及格,他们的优势也就失去了意义。基督教的上帝出题大家都不及格,招生又完全不看分数,这种公平对他们是最大的不公平。

比起思想自由来,知识分子或许更喜欢道德自由——由他们来决定是非对错的标准。罗素(1872-1970)以《西方哲学史》为中国读者所熟知,并且早年来过中国,浪漫诗人徐志摩、才女林徽因曾参与接待。罗素在1901年的时候宣称数学真理、逻辑和物理学的大厦是坚不可摧的,这表明他有迷信理性的症状,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当时还处在物理革命的前夜,知识界还在没有足够悲观的理由。罗素有一篇著名的演讲稿《我为什么不是基督徒》(1927年),尤其在反对基督教的人群中很有人气,我们来点评一下。

罗素首先谈到关于上帝存在性的经典论证。知识大规模兴起后,对上帝存在性的理性论证在西方一直是个尖端问题,他们从第一因、自然律、设计论、道德论等角度,试图论证上帝的存在是一种理性必然。但是这些论证不是绝对逻辑严密的,前面我们讨论过逻辑和理性的天然限制。但是,论证错误跟结论错误是两回事情,学生考试做证明题做错了,并不代表题目给的结论是错的。逻辑大师罗素在这里采用的不是逻辑法,而是暗示法。事实是,基督教信仰的建立并不是来自这些证明。罗素在分析了这些论证的漏洞后(罗素是正确的),话锋一转,立即转入道德讨论。

我觉得在许多方面,我都比自称是基督徒的人更能接受耶稣的意见。我不敢说自己能够完全与耶稣意见一致,但至少比自称基督徒的人一致得多。——罗素

罗素在对耶稣表示了一番敬意后,顺手点评了一下,说许多基督徒还不如自己符合耶稣的教导。每个人都是时代的产物,聪明的罗素也不能例外。他相信的是他那个年代一度在知识界兴起的理论——高等批判——的结论,该理论认为,耶稣是不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都很成问题。高等批判被罗素接受,不是因为逻辑严密,而是因为符合罗素的喜好。接着罗素就事论事,讨论了圣经故事以及基督教的教义的一些问题。罗素讨论的问题涉及基督教的一个关键问题:圣经的解经学、释经学。由于本书的目的不是向唱诗班布道,我打赌你不了解这两个学科,因为大部分基督徒都不一定清楚。我这里不做一一具体分析,感兴趣的网上应该可以搜到基督徒对罗素所提到的具体问题的回答,罗素的困惑是可以获得清晰的解答的。希望你不要以为我是在避实就虚,否则我比窦娥还冤。但是我有个重要的建议或者提醒:罗素提的问题是一个具有普通智力的基督徒都可以理解的,但却难倒了聪明的罗素,这说明什么?说明了上帝没有难为傻瓜,却也没有给智者特权。人缺什么,就在乎什么,一个人可能觉得智慧聪明很了不起,上帝似乎漠不关心这个。

接着,没有意外地,罗素讨论了地狱的问题。我们在前面分析过这个令人难堪的主题,所以就不重复了。问题依然在于,上帝不符合罗素的道德标准,仁慈的上帝不会允许地狱存在。其实罗素问问邻居家的大孩子,就大体能解答他的问题,即,一个慈爱的父母会不会打屁股?我再重复一次,基督教有地狱的教义,不是因为基督徒喜欢地狱,或者喜欢别人进入地狱。为什么因为一个消息不好而拒绝呢?

谈完道德,罗素谈论了情感。然后从小说取材一个故事,帮助听众去类推,基督教也差不多是个虚幻的故事。注意,罗素同志采用了“类推”法,我们在基础篇里面分析过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方法。

然后罗素谈到,教会阻碍人类进步,主要是道德进步。他举了个例子,一个无辜的女孩子跟一个有梅毒的丈夫,按照天主教的要求,不能离婚。这个故事令人伤感,对此需要负责的是基督教。关于道德的问题,也是个麻烦,前面也说过了。罗素最后谈了一下他的宗教观,他认为宗教是恐惧的产物。宗教能解决恐惧,跟宗教是虚幻的,有五毛钱的关系吗?以这种观念为前提,要得出什么样的结论是可以想象的。最后,罗素以鼓励大家勇敢面对没有上帝的世界结束演讲。

我给罗素这么多的篇幅,是因为罗素是个典型的聪明的自由思想者。顺便也是干私活,很长一段时间,我把罗素的一句话视为至理名言。

The good life is one inspired by love and guided by knowledge.——罗素

这句话的确很不错,其实成为基督徒后,依然觉得这句话很有价值,只是修整了关于“爱”和“知识”的理解。

罗素的人生显然是受到“爱”的激励的。

辛楣道:"大家干一杯,预敬我们大哲学家未来的好太太。方先生,半杯也喝半杯。"--辛楣不知道大哲学家从来没有娶过好太太,苏格拉底的太太就是泼妇,褚慎明的好朋友罗素也离了好几次婚。——《围城》

你喜欢八卦吗?咱们还是来一段吧。下面内容摘要自维基百科上关于罗素的词条:

罗素在17岁时认识了美国人爱丽丝·皮尔索尔·史密斯(Alys Pearsall Smith),很快便爱上了这位姑娘,两人在1894年结婚。这段婚姻在1911年宣告结束,主要是因为罗素的不专情:他和包括奥特林·莫瑞尔(Ottoline Morrell)夫人在内的多人都曾有过亲密的接触。

1921年,罗素与前妻离婚后与荳拉·勃拉克(Dora Black)结婚,他们育有两个孩子。罗素和荳拉·勃拉克也很快因他与一个美国记者的一段婚外情而告终。

1936年罗素再与一名牛津大学学生派屈西亚·斯彭斯(Patricia Spence)结婚,他们最初是在1930年认识的。两人也生有1个儿子康拉德(Conrad)。

1939年罗素搬到美国,到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讲学,并很快被任命为纽约城市大学教授。但是当这个消息一曝光,地方法院就取消了他的教授资格,认为他在“道德上”无法胜任教授一职。

1952年罗素再度离婚,和一名美国的英语教授结婚。

钱钟书在写《围城》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想到,罗素离婚的故事还会上演。这一点上,有钱人跟知识分子也是一致的,是特权意识在两性关系上的正确反映。罗素在那次演讲中没有说为什么他讨厌基督教关于婚姻及两性关系的教导,也丝毫没有提及基督教的证据。生活经验告诉我们,比说什么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么说,比为什么这么说更重要的是什么没有说。

如果没有上帝,道德规则由人类自己说了算,最后其实也就是知识分子和枪杆子说了算。

所以,一切“知识”的子弹都可以射向基督教,知识分子有的是知识。他们拿多元主义反对基督教的独断性和排他性,用社会主义反对基督教关于财产的教导,用自然定律反对创造自然的神。

常见的反对理由

绝大部分的反对,都有一个隐含的假设,那就是基督教信仰不是来自上帝的真理。一旦反过来做假设,许多问题立即迎刃而解。所以,特别推荐一种思考与理解的方法——逆向思维:

逆向思考法是善于将所面对的问题倒转过来去探讨对策,是一种从已知去发现未知的重要方法。这一方法说得明白一点,则是当自己看到一种现象后,立即想到它的反面:“如果倒过来……会是啥样?”如此一想,就会使自己摆脱旧框框,冲出困境的氛围。

宗教是迷信,宗教是精神安慰,宗教是政治的工具,......

作为中国人,对所有贴着“宗教”标签的东西一律拒绝,这是可以理解的,这证明无神论教育的成功。首先,“迷信”作为一种现象,与被迷信的对象,并没有本质上必然的关系。迷信的对象既可以是虚幻的,也可能是真实的。例如有人迷信科学,有人迷信金钱,问题显然不在于科学或者金钱,而在于“迷信”本身不好。我也不想为所有的“宗教”辩护,不论你对“宗教”怎么认识,基督教是独特的,你对“宗教”的知识极有可能误导你认识基督教。或许有许多宗教是迷信,基督教给出的强力证据应该可以让它免于这种没有根据的指控。至于安慰,上帝的确会安慰一颗忧伤痛悔的心,激励他的儿女勇敢面对苦难,这种安慰是真实的,但显然这不是基督教的全部。至于政治,这个问题有点复杂,基督教的确有可能被政治利用,但是概率极低。西方历史上,政治沦为基督教工具,远远多于基督教沦为政治的工具。当基督教逐渐回归《圣经》后,基督教以耶稣的教导——“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为基准,政教分离。政治利用基督教有技术上有相当的难度,看看有多少极权政府曾经和想要铲除基督教,就是证据。

基督教是西方人的东西,我是中国人,所以不应该去信。

马克思主义是德国人的,佛教是印度人的,大学早期是基督教会的,iPhone是美国的。人首先是个体的人,然后成为良好的国民。上帝不分国籍,正如晒太阳不分国籍。

西方人信基督教是因为他出生在那样的环境,从小被灌输的结果,我们不是,所以信不了。

的确有这种基督徒,但是真正的信仰是不可能遗传的,信仰是个人与上帝一对一的事情。

宗教扼杀了思想自由的空间。

这显然误解了自由,并且假设基督教是谎言。

我是一个客观理性的人,我信不了。

深入了解“客观”是什么,“理性”是什么,就不会存在问题。

我不了解,所以不相信

这是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问题是,你认为沿原路前进是最好的选择?

全能悖论:假设上帝是全能的,上帝能不能创造一块自己搬不动的石头?

我每次看到这个问题,脑海里就会浮现提问者灿烂的笑容。答案很简单:不知道。悖论在逻辑学上是个棘手的问题,全能悖论本质上是个哲学问题,所以这个问题其实是在问哲学家们的神,基督教本来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不过,毕竟基督教的神也称作“全能的”。那么什么是基督教的神的“全能”呢?神在历史上向人启示,祂造天地万物,祂造能够提这个问题的人,祂行过大能的超乎人想象的神迹。你了解了宏观世界、微观世界、生命体的复杂性,你觉得神能不能称作“全能的”?

所以,基督教是在经验意义上使用“全能”这个词,至于神学和哲学上的全能悖论,已经有许多神学家和哲学家试图解决这一问题。其实,人是有限的,人能否真正理解无限,是个未知的问题。

拿全能悖论来嘲笑基督教的,基本上是在羞辱自己的哲学素养。对这个问题有兴趣的请参考维基百科全能悖论词条。

基督教违背常识

宗教里的基督教体系是对常识的一个侮辱。——潘恩

基督教的确有超越常识的部分,但是有没有侮辱常识,因人而异。

人按照人的需要创造了上帝

有些人认为,神是人的发明。统治者造神是为了统治,老百姓造神是为了精神寄托和安慰。的确,许多宗教符合这一外部特征。伊斯兰教、太平天国是由统治者创立的。现实世界中,政治领袖的自我神化,通常人一死偶像就倒台。佛教中的观音,民间信仰中的财神等等,都符合民众的需求。但是不要以偏概全。

基督教显然不是统治者建立的,这应该不需要证明。那么是不是民众自发建立的呢?的确,耶稣传道三年就死了,早期的使徒们为传播信仰出生入死。但是把基督教理解为由他们这些人手所建立的,需要解释的是,为什么这么一个荒唐的信仰能够建立起来,谁能接受上帝降世为人、死人已经复活的空洞理论?

人们盼望公道,所以上帝是公义的;人们缺乏安全感,所以上帝是安慰人心的;人不希望死,所以上帝提供永生。等等。因此上帝是人的发明。的确,基督教说的上帝提供了这些。但是按照这种逻辑,我们可以推理如下:因为人想晒太阳,所以人构想一个太阳;因为人想喝牛奶,所以人构想了奶牛。

基督教的排他性

一些知识分子容易被这个问题困扰,多元主义的迷信徒更是对此咬牙切齿。你可能有许多个叔叔,但是通常只有一位父亲;你的乳牙掉了,你只有一次换牙的机会,不过你有无数次换一副假牙的机会,如果你足够有钱的话。排他性通常有两个来源,狭隘或者Truth(真理/真相)。出于狭隘的排他性当然不好,但是Truth有不可避免的排他性,如果你喜欢真理,你就不得不接受排他性。当然,把基督教等同于事实或者真理,对于非基督徒是个问题。至于基督徒为什么“盲目”到敢于把基督教视为事实和真理,正是本书整体上试图展示的。

基督教反对同性恋

基督教应该可以诚实地接受这个指控。同性恋群体是弱势群体,但是基督教对锄强扶弱似乎没有兴趣。正统的基督教反对许多东西,比如偶像崇拜、骄傲、顽固、偷盗、欺诈,司法中对穷人的袒护,自我中心,等等,同性恋只是它们中的一个。

正统的基督教基本可以等同于尊重圣经权威的教会,包括天主教、东正教、新教的主流教派。基督徒与同性恋者无冤无仇,圣经说同性恋不好,所以基督徒也说同性恋不好,没有辩解的空间。圣经明确、清晰地把同性恋视为“罪”,不过,若论程度而言,同性恋的危害远远小于骄傲和自义(self-righteousness)。同性恋者未必不比大街上的一个普通人的罪更大。

基督教坚决反对罪,但是永远接纳罪人。所以,基督教反对同性恋,但并不反对同性恋者。

基督徒很伪善

基督徒被指责伪善,显然不是因为基督徒作为一个整体,比其他群体更伪善。但是事实是,的确为数不少的基督徒很伪善。这种伪善主要表现为,一方面强调道德,另一方面自己道德并不咋地。圣经也反复地、严厉地指责这种知行不一的伪善。

另一种指责是说,基督徒做慈善的时候大多都隐藏着传福音的动机,所以是一种伪善。汶川地震后,网上有文章在激烈讨论这个。根本上,这种误解来源于对福音的误解。年轻的父亲给孩子买了个玩具,但是也建议或者暗示孩子先把药喝了,如果这位可怜的父亲可以不算为“伪善”,那么,基督徒也可以免于“伪善”的指控。总之,理解了福音,才能大致“理解”这种“伪善”。请参考:基督徒为何“疯狂”传播福音

科学

我们首先要区分,是科学在反对基督教,还是科学家在反对,还是科学的粉丝在反对。科学家反对基督教,是出于科学理由,还是作为一个人在反对?——科学家也是普通人。这样,唯一值得讨论的是科学对基督教的反对。

我们在基础篇里分析了科学的假设、前提、方法、限制。理论上,科学无法直接否定基督教的主张,因为基督教信仰的核心主张超越科学的研究范畴。

但是科学可以挑战宗教的基础——如果该宗教有基础的话。所谓基础,就是信仰建立在什么上面,人们凭什么可以相信。基督教是建立在犹太历史、耶稣在巴勒斯坦地区的生死复活、使徒们的见证之上。基督教覆盖了大量的历史事件,《圣经》记录了众多的地点和人物,其中的任何一个被证明有误,《圣经》就需要被重新评估是否值得信任。圣经如果在基本信息上不值得信任,基督教也就从内部垮掉了,从而变成一种愿者上钩式的安慰老太太的游戏。圣经并没有大量记载能够跟自然科学交叉的内容,因为它的目的不是教导科学知识,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记录的部分,可以说没有与目前的科学相冲突的(进化论的问题我们下面再说)。所以,对基督教真正能产生帮助或者摧毁的是历史学、地理学、考古学,因为它们可以验证或者否证基督教的故事背景。前面我们分析过,基督教的故事背景是经得起推敲的。

深入这个话题需要两个方面的知识:科学及科学史的知识,基督教的知识。感兴趣的同学可以阅读《科学的灵魂》、《自伽里略之后》、《上帝与天文学家》、《近代科学在中世纪的基础》,国内有卖。

初略地看,科学发达的地区,基本上也是基督教兴盛的地区,出现在自然科学教科书里的人物,一般都是在科学上作出杰出贡献的人,他们大部分都是基督徒。

至少就我的阅读量而言,我没有见过严肃的基于科学对基督教的反对。

但是有一类信息需要特别提一下。有许多统计显示,在当代科学家中,特别是当代杰出科学家中,信仰基督教的比例远低于普通人。如何解读这类调查数据是个有意思的问题。反对基督教的人喜欢拿这些数据证明或者暗示,你看,聪明人信那玩意儿的少,说明基督教是笨蛋的选择。基督徒对这种调查不会意外,原因下一篇还会提到。

进化论

进化论包含两个意思,一个是生物进化论,另一个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后者是一种社会思想,给人类带来过灾难,我们讨论的是前者。生物进化论又分为宏观进化论和微观进化论,前者指物种之间的进化,后者指物种内部的进化。

首先声明,我不懂生物学。悲哀的是,一个认真的受过正常教育的基督徒无法回避这个问题,所以既然无法回避,就简单聊聊。

宏观进化论大概说,在超级漫长的地质年代前、碰巧由自然界产生了氨基酸,碰巧氨基酸形成了单细胞,然后碰巧活下来了,然后碰巧能够繁殖了,然后碰巧变异,然后碰巧那个变异是好的就活下来了,然后通过自然选择,优胜劣汰,然后碰巧......最后,猴子碰巧变成了人。

首先,进化论整体上有一定的证据支持(够不够是另一个问题),其次,宏观进化论缺乏关键证据,尤其是过渡生物化石证据(我发现,许多说某某化石是过渡生物的地方,都有“可能”二字,意思是,不确定)。再次,宏观进化论属于“起源科学”,起源科学不象标准意义上的自然科学,无法重现做实验,并且进化论依赖一定的假设和想象。进化论作为科学理论,描述的是现象,理论上不能解释原因(动力因和目的因)。最后,前面说过,进化论作为科学理论,不会考虑神的问题。

圣经说,神创造万物,各从其类,并且造男造女。进化论如果只是描述一种过程,与创造论没有必然冲突,真正的矛盾只是在于,到底生命体是神造的还是盲目产生的,这显然是个信仰问题,生物进化论无法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基督徒承认,创世是信仰中不可考证的部分,但是神创造人是圣经的基本前提,这一点如果是虚假的,基督教就是彻底虚假的。但是,由于基督教在其它方面的证据,让基督徒有足够的信心,接受创造论。

个人认为,进化论有它的合理性,但未必是科学真理,即使是科学真理,也不会动摇圣经,因为圣经强调了神创造人,但是并没有明确指出怎么造的。如果一个人没有建立起犹太-基督教信仰,进化论很容易默认被接受。还有,科学结论会改变,但是圣经永不改变。进化论从它诞生起,就已经走出生物学,成为一种准宗教,而它的宗教价值在于,用科学的名义,去安慰无神论者的理性和良心——如果良心进化完成的话。进化论是一根稻草,被无神论者紧紧抓着。

设想一下,假如有一天人们从地下挖出286、386、486、586、奔腾以及后续电脑、手机,按照进化论的标准和逻辑,会不会认为电脑和手机也是进化而不是人造的呢?

圣经中的矛盾及问题(更新中)

耶稣的家谱问题

出生地与人口普查

 

典型案例

查理德·道金斯《上帝的迷思》

 

友情提醒-上帝之石

圣经提到了两块石头,或者叫磐石。其中一块作为信仰的基石,一块作为绊脚石。诡异的是,二者可以是同一块石头。圣经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耶稣说,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绊脚石之所以是绊脚石,是在绊倒了之后才能知道。

基督教的信息被称为“福音”,其实不完全是。末班车缓缓开来,既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好消息是总算有车来了,坏消息是错过了就没机会了。上帝拯救的消息,对于甘心接受的人是大好的消息,对于故意拒绝的人是悲剧中的悲剧。指责末班车是在恐吓,纯属意气用事。

我在锡安放一块
  绊脚的石头,
  跌人的磐石,
信靠他的人
  必不至于羞愧《罗马书》9:33

路就在脚下,门就在前方,进,还是不进,是一个问题。

保罗象祥林嫂一样重复自己的故事说,在他从事迫害基督徒的事业颠覆,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耶稣对保罗说:

你用脚踢刺是难的。《使徒行传》2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