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无之境

欧拉年轻时曾研读神学,他一生虔诚、笃信上帝,并不能容许任何诋毁上帝的言论在他面前发表。有一个广泛流传的传说说到,欧拉在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宫廷里,挑战当时造访宫廷的无神论者德尼·狄德罗:“先生,,所以上帝存在,请回答!”

有人善于仰望星空,有人善于俯视大地,以宇宙之浩瀚,造化之神奇,你的诗人气质、哲学气质、科学精神、宗教情怀,也许会催促你思考有没有超越者存在。哲学家、科学家、诗人、各宗教信徒,有的主张有,有的主张没有,有的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但是听起来似乎都说不清。

关于神,或者神灵的意见有:

神的来源:

神不直接可见,令这个问题变得复杂。

大学生通常的观念是:古今中外,许多伟大人物都不信上帝或者宗教,而且总体上,越聪明智慧的越不会相信那一套,宗教信仰吸引的更多的是智力低下或者软弱无力之人。上帝是否存在众说纷纭,所有关于上帝存在的证明都失败了。没有一个人能严格证明,而且大家都说不清,人不能相信某种说不清的东西。即使上帝存在,人与上帝是有限相对于无限,上帝在人的把握之外,因此人不可能确定地知道上帝。如果不能确定,知不知道也就差不多,既然差不多,就没必要浪费时间去了解。

但是忘了一种可能:上帝能够帮助人认识他,只要人真的愿意。

我们后面要做的,就是看看上帝是个传说,或者是人造的,类似圣诞老人,还是有充分依据的真实存在。在正式开始之前,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问题需要分析。

无神论

基督教进入欧洲的时候,欧洲许多地区连文字都没有,自从西方从野蛮时代被基督教驯服后,长期以来,没有人愿意被戴上“无神论者”的帽子,那是个巨大的侮辱。很快,世道变了,一个十八世纪早期的法国神甫让·梅叶,成为已知的第一个坚决的无神论者。直到今天,无神论在西方依然是边缘性思想。维基百科上有一张无神论者列表,显示了这一惨淡现实。

无神论(Atheism)没有严格的定义,因为“神”不好定义。如果按照通常的标准,那么中国文化基本上是无神论的。

无神论是一种哲学立场,一种未经证明的“假设”。也可以说,无神论其实也是某种“信仰”。

散兵坑里没有无神论者。——西方谚语

没有一个诚实的人能够肯定地说没有神,所以接受无神论,就是一种信仰行为。事实上,能够成为这种无神论的人很少。著名的反基督教斗士,道金斯,也承认自己不能确定上帝不存在,不知道方舟子先生能不能。大多数无神论者是不可知论者。相对于基督教,无神论是直观的,更容易理解的。传播唯物主义要比任何一种宗教、信仰和哲学更容易,得益于它的直观和简单。唯心主义虽然也是错误,至少比唯物主义有深度。这个世界诡异的是,有些信誓旦旦的无神论者,实际生活中从满了迷信;而许多基督徒,事实上或多或少表现为无神论者。

上帝不存在,是一种假设。正常人会按照这个假设去生活。

把一种未知的事物当作不存在,是合情合理的,所以不可知论者的无神论是合理的。但是,坚持无神论是没道理的,坚定的无神论是一种迷信。唯物主义把这种迷信换了一个包装,并且取了个不错的名字。

实践无神论,或者方法论上的无神论

分析问题或者实际行动上不考虑神的因素,叫做实践无神论。基督徒说的上帝是一个理性的上帝,上帝不会象小精灵那样,任意干扰人类生活。基督徒从事科学活动的时候,认为神不会去干扰观察实验。科学方法不考虑神的干预,就像神不存在一样。实践无神论其实不是无神论,但是实践无神论容易转变为真正的无神论。科学的发展史显示了这种过程。这种情况在教育领域最为严重。

没有人能逃避教育的影响。西方自19世纪开始,随着社会与教会的分离,教会让位于国家,成为教育的主导力量。政教分离的理念同时获得基督徒和无神论的支持,教育不可避免地滑向了实践无神论这个最大公约数。现代教育全方位遵循实践无神论,除了教会学校、神学院。大学本来是教会开启的,目前全球著名的大学(哈佛、耶鲁、普林斯顿、杜克、牛津、剑桥),最初多数都是教会或者基督徒出于培养虔敬的目的创建的,因为基督教的传播和基督教神学需要知识,而知识是把双刃剑。

教会率先在中国建立中小学和大学,即使到晚清和民国初期规模化投入现代大学的时候,在学术上领先的仍然是教会大学。民国后期的收回教育权运动、反基督教运动后,教会大学仍然可以与国立大学比肩发展。红色政权成立后不久,全面清除了基督教教育,直接灌输无神论这一不容置疑的真理。我们就是这种教育的产品。许多人知道怀念晚清民国出产大师,跟他们所受的教育一样,解释也是基于无神论的。今天,游览燕园的人,甚至北大的学生,有几个记得,当年燕京大学校务长司徒雷登,呕心沥血,筹建学校和校园,一次次含辛茹苦来回美国和中国,向母教会和富人们筹集资金,甚至为了筹款不得不陪老太太打几天麻将呢?

隐性无神论

结论需要建立在一定的前提之下,许多结论依赖于一系列隐含的前提,一路追踪下去,最后,为这些隐含的奠基的是哲学或者信仰,而哲学是一种假设。说“前面有一个人”,隐含的假设包括:客观世界真实存在,人的感官能够反映真实世界。说“人定胜天”,隐含的假设是:人类的能力能够无限发展,并且没有能够阻挡人类的神灵存在。说“敬鬼神而远之”,隐含的假设是:要么鬼神是假的,要么鬼神可以躲得过去,可以跟鬼神老死不相往来。

嘴里承认,不确定上帝不存在,同时却坚定地相信一个个建立在无神论上的结论的,叫做隐性无神论。隐性无神论的问题在于忽略许多结论是以无神论为假设前提。隐性无神论是无意识的,所以更难防备。不可知论者在神志清醒的时候,尤其是在你连续追问他为什么的时候,才承认自己是不可知论者。可见追问“为什么”有多重要,当然除了在政治课上。这个世界的许多道理、谚语、名言、甚至一些正规知识,都是建立在无神论的假设之上的,我们被它们包围而不自觉,就像鱼儿生活在水中不觉得有水,人类了解空气是在两百多年前。从我们还不懂事开始,我们就被那些基于无神论的结论占有了,我们把童贞献给了它们,然后还为它们辩护。受害者替施害者辩护,通常还主动积极,医学上把这种病称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被唯物主义伤害的一代,相信的仍然是唯物主义。热爱健康的人现在都不抽烟了,据说二手烟更有害。社会现实是,思想家创造思想,就像烟鬼吞云吐雾,知识分子和大众媒体积极传播二手烟,老百姓不自觉吸到的,已经是第三手烟了。其实最终受害最深的,还是读书人。

咱们来个例子:多元主义。

多元主义者就是那种痛恨排他性的人。多元主义坚定地认为没有绝对的真理,没有绝对的对错善恶,主张价值多元,信仰平等。多元主义当然有正确合理的一面。但是,如果基督教所主张的上帝真实存在,这些观点立刻需要重新评估,因为它们都建立在无神论(或者多神论)前提之上。

我的那些无神论同事朋友,他们乐意自称为“码农”,见了女孩子比较害羞的那种,大多属于隐性无神论者。程序员比较老实,都知道程序会存在bug,追问几下,都很痛快地同意这些结论都是有漏洞,并且承认自己其实不是无神论者,只是不可知论者。但是有些人文知识分子不容易对付,要一顿酒的功夫,才能从多元论解放出来。

理论决定你能观测到什么。——爱因斯坦

所以——

警惕隐性无神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