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对手们

前面我们介绍基督教的反对者,基督教可以从容应对反对者,但是需要"艰难"面对它的竞争对手们。

基督教面临的真正对手其实不是其他宗教。一个有宗教情怀的人,如果同时也是理智清醒的人,稍稍仔细花上一段时间,就可以将基督教从其他任何一种宗教或信仰中区分出来。基督教的真正对手在其它领域,它们也几乎从来不找基督教的麻烦。战争中最令人头疼的是隐蔽的敌人、玩捉迷藏的对手。我们将分类说说这些对手,首先谈谈最可怕的对手:

不愿意

有些人对基督教没有任何敌意,甚至还有许多好感,但是就是不愿意。不了解,也不愿意了解,不愿意讨论,更不要说争论。这时候,我才会深切怀念那些激烈反对基督教的人,因为他们至少乐意花精力,愿意陪你玩。

前段时间微博上流传一个视频。一位带着墨镜的青年男士跟前,一位风姿绰约的美女在跳钢管舞,并且竭尽挑逗之能,在地铁车厢里,没有其他人。小伙子一直稳如泰山,不为所动,最后,不动声色地起身,掏出他的盲杖,走了。

有识之士不免为之扼腕叹息。

叹息的是因为能看到,并且有兴趣。有些人既看不到,也没兴趣。从基督教来看,看不到,只是因为没兴趣。因为,真有兴趣的,一定会去找,而上帝他老人家承诺了,找的,就找到。

坏消息是,圣经说,上帝的确会任凭一些人继续不愿意。因此,不愿意,几乎等于与上帝无缘;有些人定意花精力去证明上帝不存在,他们因此落入自己的圈套。好消息是,圣经也说,上帝会扭转他所拣选的人的心,带领人认识他。我不知道谁会是这些“幸运儿”,如果你是,我的建议是,主动投诚比挨打屁股要好一些。

富有

有三本福音书同时提到一个故事。有一位年轻的富人,人品也很不错,他来问耶稣,怎样可以进神的国,耶稣告诉他抛弃一切来跟随耶稣。他听了,忧愁地走了。耶稣说:

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路加福音》18:25

这不是出于仇富心态,这是一个夸张的比喻,耶稣明确说,进天国不是靠人的努力。耶稣纠正了犹太人传统的观念,他们简单地认为今生的富足是上帝祝福的标志。

这里说的“富有”,有许多种形式:金钱、知识、美德、技能、美貌、健康、地位、权力、人际关系,这些都能给人满足感和优越感。但是,除了少不更事的孩子,没有一个正常人不知道自己内心的饥渴,然而心灵的需求很难成为人的迫切需求。心灵的问题,人们不去寻求解药,而是选择转移注意力,从现世寻找替代品,或者服用止疼药,选择各种心灵安慰。圣经说:

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传道书》3:11

如果圣经说得对,各种形式的“富有”,并不能解决心灵的饥渴,得忧郁症或自杀的知识分子和有钱人不算少,算是一个佐证。

许多事情具有两面性。“富有”带来的满足感——尽管很短暂——能够安慰人,并且制造安全感。安慰和安全,令来自上帝的安慰和安全显得没那么重要和紧迫。更多的人一辈子都在为各种“富有”而奋斗的路上,直到风烛残年。他们为富有而拼命,仿佛在地上有永生,又仿佛肯定在天上没有永生。道德的富有容易制造迷局,以为进天国是论功行赏,或者至少,道德优越可以逃脱神的审判的严厉。各种形式的“富有”中,知识的富有最容易令人忽略上帝。他们认为已经找到了世界和人生的答案,或者已经为时不远。富有使人忘记上帝。

恐怕你吃得饱足,建造美好的房屋居住,
你的牛羊加多,你的金银增添,并你所有的全都加增,
你就心高气傲,忘记耶和华你的神,就是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的,
引你经过那大而可怕的旷野,那里有火蛇,蝎子,干旱无水之地。他曾为你使水从坚硬的磐石中流出来,
又在旷野将你列祖所不认识的吗哪赐给你吃,是要苦炼你,试验你,叫你终久享福。
恐怕你心里说,这货财是我力量,我能力得来的。
你要记念耶和华你的神,因为得货财的力量是他给你的,为要坚定他向你列祖起誓所立的约,像今日一样。
你若忘记耶和华你的神,随从别神,事奉敬拜,你们必定灭亡。这是我今日警戒你们的。
耶和华在你们面前怎样使列国的民灭亡,你们也必照样灭亡,因为你们不听从耶和华你们神的话。《申命记》8

各种形式的“富有”,最大的问题在于能够激发人的骄傲。骄傲能够阻挡一切,尤其是上帝。各种类型的“穷人”——道德穷人、知识穷人、健康穷人,缺乏关爱的人,他们更容易信上帝,因为他们没有骄傲的资本。

关于”骄傲“,稍微多说两句。圣经说神阻挡骄傲的人,赐福给谦卑的人。所以以圣经的标准,骄傲的人属于重症病人,圣经从来没说神阻挡贪官、奸商、无神论者、程序猿。这个世界的罪可以一路寻根到撒旦那里,撒旦是群魔的领导人,撒旦同志德才兼备,只有一个小缺点,骄傲。因为骄傲,加上想象力丰富,想与神同等,所以才堕落出了问题。人的骄傲大多数来自上面提到的各种“富有”,但是有时候,过度的自卑,也能导致骄傲,这不是个案,这个世界真奇怪。没人能说清楚这种来自自卑的骄傲是出于什么神秘的逻辑,也许是自我保护、自我防卫的心态在作怪。所以,如果有人是因为自卑而拒绝上帝,就不要过度自卑了,因为上帝爱你,真的爱你。神要赐福给一个人,一定会首先帮助他谦卑下来。比较心态通常不是很好,但是“比较”是医治骄傲的有效办法。如果有人认为自己博学,可以找几道数学物理或者哲学难题清醒清醒,如果有人认为自己很有钱,可以跟你身边的富翁比比,如果输了,你该开始伤心了,如果还赢了,你更该伤心,因为赵本山说过,人生有一种悲剧是人快死了,钱还没花完。

政治、经济、科技、知识或教育

这些方面本来不是基督教的竞争对手,因为它们解决的只是现世的问题。但是现实是,它们被不同程度地神化了。

在台下搞政治的,以及政治评论家们,喜欢夸大政治的力量,以为政治革命或者改良,是根本解决之道,政治被他们神化。在台上搞的,站到经济学者们的阵营,一致反对这种论调,因为他们觉得经济问题才是根本问题,不懂经济的也加入膜拜经济的神秘力量。马克·吐温说:“缺乏钱财是所有罪恶的根源。”他或许真的不知道,监狱里也住着许多富人。其实夸大金钱力量的往往不是富人,人缺什么,就容易夸大什么。搞科技的人相对比较诚实,知道科技的意义和限度,但是科学技术的粉丝实在是太多了,粉丝们力挺科技,想象着科技可以承载人类的无限未来——身体的、灵魂的。

教育本来是要用知识破除偶像和迷信,不料,自己也被偶像化,就像医生害病、救生员溺水。人类的知识跟人类自身一样,具有无法避免的有限性——知识量、知识的有效领域、知识的精度、假设前提的不确定性,忽略这种有限性,将导致知识的危险性。无知固然制造迷信,知识却能制造根深蒂固的迷信。教育,它有意无意传播和助长了这种迷信。教育对“正确”答案的兴趣,已经远远超越并压制了对“为什么”的兴趣。中国的教育,严重忽略对逻辑能力的培养,对好奇心的呵护,并且刻意回避对绝对真理和超越者的疑问。战争让女人走开,教育让上帝走开。

人类为这些“现实”的问题投入了太多的精力,加上过度的竞争,生存与尊严,令人类疲于奔命、无力自拔。在饥渴与饱足的两端,是人类忙碌的身影。许多人忙得要死,其实是忙着去死,他们没有“那份闲心”去搭理上帝。眼见的局部的“现实”,蒙蔽了更大的“现实”问题:造物主对人的要求和呼唤。

哲学、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思想、观念、喜好

前面我们讨论过哲学,哲学是迷人的,但在理论上有不可避免的缺陷。但是,是人就无法逃避基本的哲学问题,不是你直接找它,就是它间接找你。哲学追问为什么,这令人不安。哲学就像夏日里的蚊子,除非你自己躲起来。有些宗教信仰是哲学的避难所,因为它们给出了答案。但是各种避难所需要自己证明自己的质量,否则,避难所可能更不安全,其他宗教的问题我们后面再做讨论。

初涉哲学,人们的思想倾向于无神论;但深入哲学,人们的思想会倾向于宗教。——培根

培根的说法代表他所在的时代,真正的基督教信仰不是能够廉价获得和维持的信仰。基督教占统治地位的时候,那些自由思想家面临失去大学教职、宗教惩罚、甚至生存的危险,所以大体上比较收敛。当基督教从权力逐步退出的时候,各种学说可以“自由”地传播,人为的“虔敬”开始让位于知识和理性。能够流行起来的哲学观念,大多数是无神论的,因为大多数对哲学基本问题保持浓厚兴趣的人,基本上还没有认识神,而大众媒体考虑的是销量,而不是真理。重要的哲学流派们,理性主义、浪漫主义、经验主义、实用主义、马克思主义、实证主义、存在主义,都分别引领风潮、影响了几代人。

哲学对常人最大的影响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它们又影响人们日常的方方面面,尤其在人生关键的转折点上,三大观念决定性地影响我们的选择。人的一辈子,随着知识、阅历的增长,不断修整自己的这三大观念。基督教信仰来自上帝的启示,上帝的行为和想法不完全服从人的想法,所以冲突是必然的。人在多大程度上意识到自己已有的三大观念的缺陷,就在多大程度上为自己接受上帝留有余地。

我们在前面的“基础”篇里,讨论过关于知识的知识——知识论,知识论研究到底什么是知识,以及如何评估知识的真理性。现实生活中的人没有那么严格,许多东西被不恰当地称作“知识”,它们包括:一些想法、观念、思想,等等,它们共同的特征是,都以为自己正确,同时都缺乏足够的证明或证据。这种五花八门的“知识”,长期盘踞人的脑海,时间长了,就成了真理,它们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知道分子,以至于分不清虚胖与健壮。

知识可以安慰理性的不安,当真理不在场,人们往往寻找各种“道理”或者“解释”作为替代品。人们面对这个世界的疑惑,努力想获得一个解释。越是模棱两可的道理,解释力越强大,如果不神智不清,就容易上当,并且浑然不知。汶川地震的时候,我儿子3岁多,我问他,汶川为什么会发生地震,我的本意是想给他讲解一下。没想到,他小眼睛一眨巴,很自然地回答我说:“地震想他们了呗”。许多人满足于对世界已经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从来不关心这种解释是否可靠。

一些豆瓣网上的文艺老青年,以老成的笔法,遣词造句信手拈来,写起影评来一溜一溜,仿佛学富五车的外公,在给小外孙摆弄玩具。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懂的,他们利用茶余饭后的雅兴,点评一下人世间的那些小儿科问题,然后冷眼旁观跟贴者们不能切中要害的赞叹。各种新奇漂亮的流行思想、观念,比强流感更强,没有足够的免疫力是扛不住的。追问“为什么”,能够培养免疫力,时间也可以沉淀大部分渣滓。但是来自上帝的教导不会错,也不会过时,才是人的终极依靠。共产主义这种诱人的理论泛滥的时候,基督教影响力强的地区能够幸免于难,未必是因为他们聪明,一个基督徒农民都知道它的问题所在。不论什么吹得天花乱坠的理由,强行拿别人的东西就是罪恶,这是教条。因为摩西十诫说,你不可以垂涎邻居的妻子、房屋、田地、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所谓“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源头是第十诫,它是信仰而不是理性的产物,理性无法论证这种理论的合理性。

互联网发展初期,有一个非常火爆的理论叫做“六度空间”,认为地球上的任意两个人,最多经过6个中间人,就能够建立熟人联系。这个理论在数学上是安全的,并且经过几次实验验证。然后,有些互联网公司引入它作为商业模式的理论基础或者噱头,最后都血本无归。历史血的教训是,越是宏大精妙的理论,迷惑性也越强,出问题的概率也越高。

我们还需要谈谈喜好。真正的喜好不是个理论问题,无法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解决,尝试也许是唯一的办法。很少有人在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喜欢咖啡的味道,他们缺乏的只是成长和尝试。基督教也不是一个孩子所能够理解和体验的,需要阅历的帮助。但是有一类喜好,只是不对称信息积累的产物。有的人不喜欢美国,主要是因为新闻上说美国不好,既然美国不好,基督教也不好。既然天主教曾经有过西班牙宗教裁判所,所以天主教也不好。多看多想,能够解决这类问题。

世间的一切虚伪,正像过眼云烟,只有真理才是处世接物的根据。虚伪的黑暗,必为真理的光辉所消灭。——《一千零一夜》

最后,我们要分析一种国内最近逐渐流行的观念。这种观念认为,有信仰总比没信仰好。

作为基督徒,我对这个想法爱恨交加。有许多理由能够支撑这种观念,我想谈的是这种观念的问题。如果基督教也是一种错误,或者也是模糊不可辨别的,那么我不反对这种观念。但是如果基督教信仰是真确的,这一观念的问题在于:

首先,这种观念的隐含前提是,各种信仰本质上都差不多,就像咖啡有很多种,杯子也有很多种,各人选自己合适的就行。这种观念下,信仰只是人的一个工具,满足了某种需要。基督教说的信仰,关系到人的方方面面,是个人生命的中心。其次,这种观念忽略了信仰的真理性,而真理天然具有“排他性”。上帝要求人按照真理和诚实敬拜他,而不是按照人认为合适的方式。许多信仰和宗教是经不起推敲的。

其次,这种观念还假设了,各种信仰大体上都是有益的。圣经警告人不可以陷入偶像崇拜,对假神的崇拜是对上帝的亵渎。各种宗教和信仰,不论是有神论的还是无神论的,都在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程度,把人带离上帝所启示的教导,从而将人引入歧途。

娱乐、快乐主义、乐观主义、悲观主义、后现代主义

娱乐的好处是让人得到放松,娱乐还可以帮助一些人回归到正常人。许多聪明的脑袋出了问题,关键就在于缺乏起码的娱乐活动。大卫·休谟,比笛卡儿更厉害的怀疑论者,提到他在思辨他的怀疑论哲学时,说:

在经过三四个小时的娱乐以后,我再返回来看这一类思辨时,就觉得这些思辨那样冷酷、牵强、可笑,因而发现自己无心再继续进行这类思辨了。——休谟

娱乐可以帮助一个人成为正常人,许多知识分子恰恰需要这种帮助。当然,常人的问题不是娱乐不够,而是相反。人们常常指责宗教信仰是一种寄托,其实娱乐更是一种寄托,并且明显不靠谱。娱乐寄托我们的忧虑,寄托我们的空虚,寄托我们对未知的恐惧。人们如果愿意拿出用来娱乐的千分之一的时间,去研究基督教的证据,从而去寻求上帝,就不至于仍然是个快乐或痛苦的无神论者。娱乐精神代替了宗教精神,是这个时代的悲剧。

快乐主义嘲笑一切意义和目的,唯独膜拜快乐,快乐主义也是一神论者,以快乐为独一真神。快乐主义是一樽神像,它的金衣是快乐,里面的泥身是深沉的悲观主义。快乐主义是悲观主义的表兄。

悲观主义者绝不是指那些自杀的人,一些勇敢地走向死亡人不是悲观主义者,多数悲观主义者仍然健在,但是心差不多已经死了。本来,无神论更能够制造灾难,理论上更应该能够产生深刻的悲观主义,孕育惊心动魄或者黯然销魂的伟大诗歌和戏剧。中国虽有延绵几千年的无神论,却没有产生一部伟大的悲剧。缺乏悲剧意识,不是因为不够悲惨,而是因为缺乏对生命的严肃。然而如果没有上帝,没有永恒,有什么事值得那么严肃呢?人干嘛要严肃呢?严肃难道不是另一种蛋疼吗?所以中国讲究“哀而不伤”的意境,翻译出来的意思是,哭什么哭,早晚都要死的。哀而不伤其实比起哭得死去活来,是一种更冷静的绝望。悲观跟科学一样,没有严肃都难以臻于极致。当然,中国的诗歌传统不乏某种“哀怨”韵味,泱泱大国,也不是完全没有悲剧意识。我们欣赏一首:

《谢亭送别》[唐]许浑

  劳歌一曲解行舟,
  青山红叶水急流。
  日暮酒醒人已远,
  满天风雨下西楼。

这是他最喜爱的一首诗,曾经执教于华东师大的胡河清,1994年的一个风雨之夜,他绝决地纵身一跃。无数师友扼腕叹息,文学界为之悲鸣不已。没有人真正知道胡河清为什么去死,最有可能的是死于自我灵魂的拷问而不得正解。我在此提他,是因为他是中国一些悲情知识分子的缩影,他们都太苦了。另一个类似的情况是人民大学的余虹教授,2007年跳楼,余虹更可惜,他应该稍稍知道一些基督教,却没有仔细看就匆匆走了,请欣赏他广为流传的在博客上的绝唱《一个人的百年》。我读到他的故事,是在2009年。那时候,我刚刚费劲地认识了上帝,从此暗暗下决心业余准备,或许有机会,不自量力地去给象他们那样,因为珍惜生命而徘徊在生命边缘的人,去讲讲上帝的福音。我不懂文艺,但是还是相信,文艺如果离弃终极的上帝,不是庸俗的就是灰暗的。

许多悲观主义者其实只是悲观厌世者,他们既不深刻,也不好玩,他们心老人不老,只剩下冷漠和麻木,凡事都爱问“...能当饭吃么?” 或者 “...有什么用?” 另一部分转变为现实主义者,所有仅仅为今生而奋斗的人都是这种现实主义的悲观主义者,由于这种人占据了主流媒体和上层社会,所以换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积极向上的乐观主义者。

乐观主义,按照字面意思,本来应该指那些能快乐起来的人,他们应该起码是有信心、有盼望、有爱的人。但是无神论者没有信心,或者只是拥有能够相信“没有神”的盲目信心。无神论者显然也没有光明的未来。所以无神论的要称为“乐观主义”的,除非改变它的定义。

搞混了悲观主义、乐观主义,在应该悲观的地方保持盲目的乐观,在可以获得乐观的地方采取悲观,是一种,如假包换的浑蛋主义。圣经说,孩子们在街上招呼同伴,纳闷地说:

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捶胸。《马太福音》11:17

后现代主义在这种迷茫中开始泛滥。后现代主义不好定义,它象一个包裹,里面装的都是抗议和反对。后现代主义的特征是没有价值、没有标准、没有意义,也可以说有多元价值、多元标准、多元意义。它怀疑一切,又相信一切。如果没有上帝,后现代主义可以算真理,谁也别冒充老大。大学生是后现代主义的受害者,因为它契合年轻人对自由的定义。我们欣赏签名档:

老子来到这个世上、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最新牛签名】

hey.请问一下.你的棺材是滑盖的还是翻盖的?——【最新牛签名】

 

宗教们

蚂蚁们从洞口进进出出,很少有人能够分辨出具体是哪一只,因为看起来都差不多,大多数人观察宗教就像观察蚂蚁一样。他们只看到共性,看不见特殊性,更看不见本质的差异。表面的共性容易掩盖内在的本质差异。一个睡着的人跟死人,几乎在所有的方面都是一样的,除了一口气。所以,宣称所有的宗教都差不多,这种论调是有事实依据的,也是最误导人的,因为它试图忽略关键的事实,就像区分活人死人的那一点事实。

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

一些人从对个别宗教的有限认知出发,发挥想象力,构造自己关于“宗教”的知识,然后认为自己知道了,真的知道了。在中国,人们多少知道一些佛教,许多人因此自然而然地认为,基督教就是跟佛教类似的某种宗教。佛教有多玄乎,基督教也一样的玄,佛教不可证伪,以为基督教也不可证伪。把对佛教的印象套用到基督教上,这是一种类推法,我们在讲归纳法的时候说过,类推是一种简单有效,同时也危险的思考方法。

跟类推法相对的是比较法。比较法重在找差异点,而不是共同点,因而更容易抓住要点。女孩子逛淘宝,决定到底买哪条裙子,采用的就是比较法。由此可见,许多男人受女人的辖制,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他们连比较都不会。

真正的信仰关系的是生命的问题,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我们需要知道,到底从什么角度衡量宗教,才是最合适的。

若我高唱我所相信的,却嘲笑你所相信的,那我们判定的标准在哪里?——奥古斯丁

真正接受一种信仰,必然会替代原有的基础知识系统。知识的关键是求真。所以我们首先采用一个关键的标准——真。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鲁迅

如果一件事情是真的,那么不论我们的喜好利益甚至是否能理解,我们应该接受;如果是假的,不论说得多么天花乱坠的好,我们应该拒绝。问题是,有些事情我们很难用简单直接的方式去判断。没有人能直接判断有没有地狱,轮回是否存在,上帝是否长鼻子。所以我们务实的方法只有一个:判断可信度。

有人是直接去判断教义,这是一个最大的误区。信仰如果有价值,必然是你所不知道的、不认同的。你都知道且认同了,干嘛还需要信仰?信仰如果来自上帝且指向上帝,最可能的就是被人误解,至少是在浅尝辄止的时候。

了解一个人,最简单的办法是了解他的过去,HR喜欢先看简历。所以,保险的判断方法是看各宗教是怎么产生的,都是些什么人捣鼓出来的,什么人在信,为什么信,他们为什么这么主张,依据何在,别人为什么不信。

有些佛教徒对“真”有不同的理解,他们认为真假不重要。哲学上有一小群人主张真理一元论,意思是,是就是非,非就是是,是是非非,无是无非——色就是空,空就是色。跟怀疑论一样,真理一元论也是理论上无法反驳的。但是二者共同的问题是,人无法按照这种理论言行一致地生活,无法做到知行合一。如果一元论的人开店,你给他一张假币,或者拿张白纸,上面写上“100圆”,并且画上主席像,如果他能够接受,那么他是个诚实的一元论者。有人或许会争辩说,一元论是分范畴的,现实世界不适用。那么,一元论需要回答,为什么一个人可以接受一元论?

第二个标准是,结果说话。好树结好果子,好的信仰必然催生好的行为。当然,要求全部都是好行为是过分的,人就是人,除非把人杀了。

其实说实话,写到这里我已经没有动力写下去了。因为,如果认真评估过基督教,再来评论其他宗教,那是在故意难为它们。就证据而言,如果基督教不可信,我更支持相信各种无神论。无神论虽然不好,但是证据比它们更强,并且不可知论的无神论更务实,人总得对自己诚实。

基督教需要两头作战,既要反对绝对的怀疑主义,又要反对迷信和盲信。合理的怀疑是有益的。

我承认我是基督徒,所以我这么说。但是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知道耶稣是值得信赖的。我说我知道,是因为从听说到检查证据到真实的经历。说到底,谁用谁知道。

你说要我信﹐我信哪一个﹖ ——方励之

方先生的问题,我在信基督教前也认真问过,没获得令我满意的答案,直到后来决心自己动手。接下来我们将分别讨论佛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巴哈伊教。由于中国面临的主要是佛教,所以其余宗教的讨论从简。至于道教、各种民间宗教,我们就不做讨论了,我认为它们不值得认真讨论,也经不起认真讨论。

宗教是个容易引起争议的话题,它还能引发战争,有些话只能在好友间讲。更重要的是,我对它们的了解是非常有限的,也不是这些具体宗教的亲历者,所以如果真的对某个宗教有兴趣,相信你是有办法的。

佛教

声明,本人对佛教没有深入研究,虽多方查考,我承认,实在是看不懂、更看不全。基本内容来自维基百科,我只是提了一些问题。信仰不是小事,有意佛教的朋友,建议思考一下。

佛教的起源

佛教由古印度的悉达多·乔达摩35岁时创立,关於悉达多太子的生年说法有二,佛教开始的时间也有两种不一的说法,一种认為是在公元前543年5月月圆日,另一则是认為在前589年或前588年。当时悉达多在毕钵罗树(佛教信徒尊称菩提树)下悟道,成立佛教。准备妥当之后,悉达多於是走遍恒河谷各地向人传教。五位贵族接受了悉达多的教训之后,成为比丘,也就是第一批僧侣或和尚。社会各阶层和各种身分的人都来听他演讲而成为他的弟子。在其后的几十年中游走四方,招收了许多弟子,佛教影响逐渐扩张。到他在80岁的高龄逝世(佛教称之为涅槃)时,他已举世闻名,被尊为释迦牟尼佛。

释迦牟尼佛离世后,摩訶迦叶与阿难等弟子们整理出他的言行说教,通过几次结集,成为经、律、论“三藏”佛经。佛教的三宝就此完成,那便是佛(释迦牟尼佛)、法(佛经)、僧(僧侣),佛教认為这三宝乃是助人觉悟之途。

佛教认为一切未解脱的有情众生都在天界、人道、阿修罗、畜生、饿鬼和地狱这六道里生死流转。注意:轮回并不是创始于佛教的学说,佛教产生之前婆罗门教就有该学说,至今印度教各派仍然有该学说。

佛教的基本理论是四圣諦八正道十二行。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研究,其中四圣諦学说是佛教教义的核心:

苦諦:佛教认為人生在世,谁也免不了生老病死。这些苦难不会因為人死亡结束,因為人死之后不是彻底消失,仍然会轮迴不息,不论在地狱还是人间,苦总是存在的,只是程度不同罢了。佛教还认為,世间的万物都是变化不定的,这叫做无常。对众生来说,因为於无常败坏法起贪著,则将造成身心的炽燃大苦,因此说无常故苦。

集諦:集諦是讲苦產生的原因。 佛教认為世上没有无因之果,也没有无果之因。有情眾生之所以会受苦,在於因无明而於六根触受起爱执,而导致后有生死的纯大苦聚集。

灭諦:佛教认為只要是轮迴,就无法避免会受苦。有情眾生要想从苦中真正的、彻底的解脱出来,只有脱离轮迴这一个办法。

道諦:為了脱离轮迴,必须进行修行。佛陀给出的方法主要為戒、定、慧三学。依八正道,便可以达到涅槃,永远从轮迴中解脱出来,证得阿罗汉。

解读

未来的宗教将是一种宇宙宗教。它将是一种超越人格化神,远离一切教条和神学的宗教。这种宗教,包容自然和精神两个方面,作为一个有意义的统一体,必定是建立在由对事物的——无论是精神,还是自然的——实践与体验而产生的宗教观念之上的。佛教符合这种特征。——爱因斯坦

释迦牟尼无疑是位有追求的智者,他探求人生真意的精神也令人钦佩。

然而他的结论是否正确是另一个问题,佛教理论是释迦牟尼及历代高僧研究的成果。佛教是不是一种宗教或者哲学,佛教内部也在争议。原始佛教几乎看不到它的宗教特征,也不具有哲学的基本逻辑论证。原始佛教只能看作某种“思想”或者“道理”或者“智慧”。

佛教基本上是无法反驳的,因为抽象的道理总有合理的一面。一些佛教徒把舍利子、灵异事件作为佛法无边的证据。圣经反复提醒魔鬼的存在,如果魔鬼存在,灵异事件就不足为怪,也不足为据。

说实话我非常不愿意批评佛教。佛教从印度引入中国比较早,已经跟中国文化水乳交融了,中国有趣的文化人,通常都是儒释道三家兼通。弘一法师至情至性,贪吃糖果,跟《黑客帝国》里的先知一样。金庸小说里,高僧的道德和功夫总是超一流,比如《天龙八部》里的扫地高僧。我也非常佩服虔诚苦修的佛教徒的冒险精神,许多徘徊在基督教边缘的人,只要有他们百分之一的努力和冒险精神,就不至于还在门外。

但是,如果要让一个认真的人接受佛教,佛教需要给出自己成立的理由。

佛教以“智慧”著称,佛教似乎也满足于被称为一种“智慧”。悲剧的是,一个人如果不懂得嘲笑“智慧”,通常表明他尚缺乏智慧。佛教基本上就是在讲道理,头脑清醒的人应该都知道,如果脱离事实,一切都是有道理的。说难听点,“有道理”有时候是一种廉价的智力游戏。玄妙的“道理”通常能吸引两类人:神秘主义者,和不问事实、逻辑不清的人。佛教在理论上充满了太多的假设,没有给出合理的依据。一个诚实的佛教徒不得不面对下列问题:

佛教除了释迦牟尼人是真的,还有什么是确实的并且可信赖的?

我承认佛教博大精深,但是博大精深跟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关系?科学的常识是,伟大的定理和公式向来是清晰、简单而优美的,所谓大道至简,佛教如果有特殊性,需要陈述自己的理由。如果一个老师讲课,学生觉得博大精深,这往往不是什么好消息。正常情况下,这说明的不是老师很高深,更有可能的是老师自己也没搞清楚。

我更承认佛教的悲天悯人,佛教徒常引用的两句话:

但是,这话出自哪里,靠谱么?我们凭什么相信一个人宣称亩产十万斤,尽管这是个好消息?

佛教是无神论的。所以佛教颇能迎合某些东西方的无神论者、自然神论者,比如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跟一些基督徒一样,佛教徒也喜欢引用一些名人名言作为自己宗教非同凡响的佐证。除了前面爱因斯坦的那句著名的话,下面再列举一些:

这些话是从佛教网站拷贝下来的,相信是众多佛门弟子用心收罗的。

那么:

你怎么理解一个人一生只喝可可可乐——除了沈家祯居士——却对百事可乐赞誉有加?

——合理的猜测是:说说而已,施主何必当真?

我不知道这是佛教的悲哀,还是佛教徒的悲哀。

 

犹太教

前面介绍基督教的时候,其实已经介绍完犹太教。旧约圣经就是犹太教的圣经。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差异在于对耶稣的身份认定,基督教认定耶稣就是旧约应许的基督,犹太教仍然在等待基督的来临。基督教相当于犹太教的升级版。

伊斯兰教

默罕默德(约570~632年6月8日),简历:

约595年,在一次旅行中,25岁的穆罕默德认识了当时40岁寡妇海迪彻(赫蒂彻,Khadijiah)。穆罕默德的才能给海迪彻印象深刻,因此她问穆罕默德是否愿意娶她为妇。这个婚姻是穆罕默德一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按当时的规矩非長子無法获得任何遗产,因此穆罕默德既没有从他父亲那裡又没有从他祖父那裡获得任何遗产。但海迪彻为他带来了很大的财富。

穆罕默德后来还娶了八个妻子,除阿伊莎外都是寡妇,有些是在战争中阵亡者的遗孀。

穆罕默德是一个善於思考的人,40岁那年(610年),他如常在麦加的希拉山洞裡徹夜沉思。他宣称在沉思时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说:“你是真主的使者﹐祝你平安。”吉卜利里(加百列)的出現使穆罕默德非常害怕,但他的妻子海迪彻让他放心。从约613年起他开始公开布道。

点评:

伊斯兰教的可信度,取决于默罕默德声称的,他所受到的启示的真实性。《古兰经》基本取材于基督教圣经,尤其是旧约圣经,但许多内容有重大不同。

跟伊斯兰教类似的是太平天国运动,都是基督教的某种修改版,并且以政治军事为后盾。

巴哈伊教

创始人:巴哈欧拉(1817年11月12日-1892年5月29日)出生於伊朗德黑兰。

他称自己是巴比教,19世纪由伊斯兰什叶派来源的新宗教所预言的先知,但在更广的意义上,他称自己为基督教、伊斯兰教及其他各大宗教中,所预言的上帝使者的再来。1863年他创建了新的宗教思想,并被信徒称为“巴哈歐拉”,意思是“上帝的榮耀”。

点评:

巴哈伊教的可信度,取决于巴哈欧拉的可信度,他宣称自己受到启示。巴哈伊教宣称宗教同源、上帝唯一、人类大同。从它的教义来看,如果不是人类逻辑出问题,就是巴哈伊教有问题。它的上帝唯一教义,如何兼容无神论的佛教。它的宗教同源理论,看起来统一了各种宗教,但是深究下去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和事佬不好当。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不可能同时正确,伊斯兰教与佛教也不可能同时正确。如果基督教正确,巴哈伊教不可能是正确的。巴哈伊教不太象宗教,它的人本主义色彩太浓厚,试图将神纳入人类的怀抱。巴哈伊教更接近一种积极的社会价值观的集合,试图在地上建立人间天堂,因而最通俗易懂,也更容易诱惑人。对于想有个神,又不愿意放弃自我的,巴哈伊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各宗教综述

一群人在沙漠中旅行,他们需要找到水源。

  1. 有人直接送水来。
  2. 有人宣称,他从水源所在地过来,并且变出水来。
  3. 有人宣称,接到来自水源的指示电话。
  4. 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苦思冥想,得出一个理论,我们的痛苦在于我们想喝水,通过某种修炼,人人可以到达不喝水的境界。

犹太教属于1,基督教属于1+2,伊斯兰教、太平天国、巴哈伊教属于3,佛教属于4。

佛教更象学术活动,可信度取决于创始人的智慧水平。其余都属于不同程度的“启示”宗教,宣称获得来自上帝或天使的启示,可信度取决于创始人的人品。如果考虑魔鬼存在的因素,需要考虑创始人是否被某种魔鬼误导的可能性。除了耶稣以外,其余这些宗教创始人的共同特征是,没有行神迹的能力。相对而言,基督教最不容易理解和相信。

宗教总的来说是不可证伪的,但不完全是。基督教的基础是圣经,圣经有许多历史内容,圣经也提到了众多的具体事物,包括历史人物、历史事件、自然事物,圣经留下了证伪的空间。

如果说基督教是一种“绝处逢生”,即,人在绝境中找到上帝,这种绝境可以来自知识、德性、意义、生命,或者其他。其他各种不同的宗教、信仰基本上只是在绝望里面寻找希望。

从结果评估各宗教信仰

这是一个容易有争议的话题,所以答案留给你自己:

1. 世界的文明板块基本可以按照信仰划分。一个简单的评估是,如果你必须移民,你会选择去哪个信仰占主要影响的地区?

2. 哪一个信仰的信徒,对人类文明的积极影响最大?

3. 你最欣赏的人物中,他们的宗教信仰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