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

圣经概览

要形容一本书广为流传,通常会说它“销量仅次于《圣经》”。对一本书的品质、权威性最高的赞誉,是说它“被誉为某某方面的《圣经》”。

《圣经》对人类的影响力,没有任何其他一本书可以相提并论。我不花精力去陈述圣经的伟大了,网上随便搜索都能看到。

许多人为《圣经》付出生命,也有许多人对圣经恨得牙疼。

至于称为《圣经》的书,说成是上帝的话,是一个亵渎。那是一本充满谎言和自相矛盾的书,记录很坏的时代和很坏的人的一段历史。——潘恩

基督教被称为一本书的宗教,这本书就是《圣经》,圣经是基督教的终审法庭。

准确地说,《圣经》不是一本书,它是多卷书的集合。《圣经》分为旧约和新约两部分。旧约,内容等同于《希伯来圣经》,是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以及其他许多宗教共同的圣典。旧约包含39卷书,主要用希伯来文写成,逐渐成书于公元前15世纪左右~公元前5世纪。新约27卷,用希腊文写成于公元45年~95年。《圣经》有40多位作者,他们的角色地位各异,有君王祭司,也有平民百姓,有学问多的,也有没什么文化的。圣经不是在一时写就的,也不是在一地完成的,圣经成书于亚洲、欧洲、非洲。圣经包含丰富的文学形式,主要的是历史叙事,也包括诗歌,传记,辩证论文,寓言,书信等等。圣经的中心主题是上帝对人的爱与恨,这一主题通过上帝介入真实的人物和历史展开,一个对自己的生命负责的人不难从中了解上帝,并且作出生命的选择,上帝给你自由。

旧约的成书过程

前面介绍过,以色列人出埃及过红海后,上帝最初在西奈山跟以色列人立约,以色列人在旷野漂流四十年,摩西记录了律法的内容,以及相应的历史,并且追述到人类历史的起源。这就是圣经的前五卷书,俗称摩西五经。以色列人知道摩西的为人,知道摩西与上帝的关系,亲眼见过上帝透过摩西行的大而可畏的神迹。根据上帝直接的命令,以色列人搭建了可移动的会幕,作为宗教活动中心,会幕的中心是圣所——象征上帝同在的地方,圣所的中心是至圣所,至圣所的中央是约柜,约柜里放置上帝跟以色列人所立的约——律法,摩西的书放在约柜的旁边。这就是摩西律法在以色列人心目中的地位:来自上帝,有上帝的权威。摩西五经里充斥着类似的句子:

与摩西五经类似,上帝在以色列的民族历史中,兴起先知去传达上帝的话语和上帝的警告,以及对以色列民族的审判。其中的一些先知将这些记录下来。以色列人不敢怠慢,将这些先知所写的都妥善保存起来。

旧约圣经的内容主要是连贯或独立的历史故事,记录以色列人的干了什么说了什么,上帝说了什么干了什么。其次是诗歌,记录这个民族坎坷命运的欢歌与悲歌。其次是预言,对以色列民族的未来的预言,也包括周边国家的事情。其他宗教的经典通常很抽象,主要内容都是玄奥的哲理,动听的理论,圣经里这些“智慧”类的内容很少,如果有,也是为了显示人类所谓的“智慧”的有限性。圣经记录非常朴实,是写给普通人看的。

以色列人将先知们的书卷整理,逐渐汇编在一起。

这里有一个重要概念——启示。人是有理性的动物,人类有好奇心,人类想寻求意义,因此人类的历史也是获取知识的历史。正常情况下,知识需要靠人的艰苦探索获得,即使获得了,也不一定正确,更难以绝对正确。以色列人有所不同,有一类知识不是他们自己努力得来的,是上帝告诉他们的。上帝告诉人,就是启示。如果,确实是上帝创造世界的,如果上帝对人类友好,如果上帝愿意,那么来自上帝的启示就是绝对正确的——如果人愿意接受,不论能不能理解。启示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在于,人是有限的,有些问题不是人类的聪明和努力能够解决的。

人们面对一件复杂的机器,最明智的办法是先老老实实读厂家给的产品说明书,并且按照说明书的指导去操作。生命体的复杂性是不言而喻的,更何况是复杂的人。某种意义上,上帝的启示,就是关于人的产品说明书。

一卷经卷来自上帝的启示,是指这卷书由圣灵“感动”先知写出来的,或者说是上帝“呼”出来的。以色列人需要辨别,哪些书卷来自上帝的启示,哪些仅仅是牛人的作品——人不管多牛都会出错。只有确认是上帝的启示,才能纳入“正典”(canon)。上帝没有难为以色列人,他曾经明确告诉以色列人如何区分假先知:

你心里若说,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话,我们怎能知道呢?
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所说的若不成就,也无效验,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是那先知擅自说的,你不要怕他。《申命记》 18

多数书卷他们能毫无疑问地确定其权威性,例如摩西五经,有些书卷也能确定不是,但是有些书卷有些棘手。经过最谨慎的努力,到了公元第一个世纪,在亚姆尼亚的犹太法学博士会议上,确立了《希伯来圣经》的正典经卷目录,并且将另外十几卷书列为“次经”——不是来自上帝的启示,有益但没有权威,另外一些不靠谱的则列为“伪经”。需要说明的是,《希伯来圣经》的完整成书时间是在这次会议的500多年前,正典的普遍确认至少在公元前150年。会议只是正式确认这一事实,所以不是博士会议赋予旧约圣经以权威。

新约的成书过程

耶稣是犹太人,听众也是犹太人,他们都知道旧约圣经。从耶稣对旧约圣经的引用方式,以及他说的话:“律法的一点一划都不能废去。”并且他说,给他做见证的就是旧约圣经,因为上面写着关于他的事。如果耶稣值得信任,旧约圣经就是值得信任的。

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3天后复活,40天后升天而去,留下这些茫然的门徒。苏格拉底、孔子都是述而不作,他们知道这些粗活可以由学生们完成,名师当然出高徒。耶稣眼光不好,或者招生工作没有做好,总之“资质”这个词是不能用在他们身上的。

耶稣还在世的时候,曾经告诉他的农民工门徒们:

保惠师,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来的圣灵,他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约翰福音》15

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翰福音》16

五旬节圣灵降临后,他们改变了,从懦弱变为勇敢,十二个门徒中,十一个为见证耶稣付出生命。但是,他们没有变的更有文化,这也证明素质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门徒们传播的福音的时候,你知道福音有多么难以让人相信,如果不是亲自跟耶稣相处过,并且亲眼看到耶稣复活。

苏格拉底研究的是哲学思想,孔子讲解的是伦理学,释迦牟尼的悟到的是世界观,但是福音不是一些抽象的道理或理论——事实上福音没什没道理——福音传播的是一个简单陈述:耶稣是基督,上帝的儿子。福音要人接受的不是宽泛抽象的道理,而是特定事实——耶稣是怎样的人,他说了些什么,更重要的是他干了什么,为什么要相信他的身份。

耶稣离世一二十年后开始,有关他的生平事迹的文字开始流传,为的是介绍耶稣是谁,即“福音书”。另外一些是使徒们写给各教会的信,一般都是为了解决教会具体的一些问题,或者某个信仰方面的问题,这些被称作“书信”,有充分的证据证实,当时,这些书卷就获得超然的地位,被以类似旧约圣经的方式引用。使徒们在世的时候,教会发生的问题可以去问他们。随着使徒们的去世,新约的各卷书变得更加重要起来。它们被越来越多教会阅读并珍藏,开始被作为权威引用。随后,基督徒将它们作为与旧约圣经同等的权威。随着异端的兴起,各教会有紧迫的需要,需要确定哪些书可以作为信仰的权威。迫害也帮助了新约圣经的辨认。教会从诞生之日就遭受迫害,尤其是面临罗马帝国官方发动的大迫害的时候,基督徒需要确认哪些书是可以扔掉的,哪些是值得以身相许的——保留这些书意味着选择直面刑罚或死亡。跟圣经旧约不同,新约是在血雨腥风中保存下来的。

到了公元3世纪,这些书逐步被收集合并成册。基督教会当时是分散的、自发的组织,没有统一的领导机构,教皇们的爷爷那时候都还没有出生。因此,哪些书被收录为“正典”,并没有完全的统一,尽管大体上有惊人的一致性。四本福音书,《使徒行传》,保罗和使徒们的大部分书信都明确在列。但是有几本短的书信及《启示录》存在争议。

子曰:“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论语·卫灵公》

翻译一下。孔子说:“君子不因为某人的话说得漂亮就推举他,也不因为人的身份、地位、品格等去否定他的言论。” 

教会显然没有这种君子风度,他们解决争议,辨别新约经卷的标准非常简单——身份。如果一本书的作者能够确认是使徒或者跟使徒关系紧密的人——通常是使徒们的跟班小弟,因为多数使徒会不会写字都是个问题,那么ok——不论写的有没有道理,逻辑是否一致,文笔是否优美。相应的,如果不是这些人写的,不论写的多么有道理,逻辑有多严密,思想有多深刻,一律杀无赦。

绝大多数人选择了这一简单粗暴的标准。

光阴荏苒,到了公元397年,迦太基公会议作出决议,明确了新约正典的目录27卷,并且铁板钉钉:“其他作品一律不得在教会以神圣经书的名义被宣读”。

从此,《圣经》正式成为圣经。

《圣经》的坎坷命运

时代在发展,知识在进步,圣经却不能增减一个字。正统基督教的一切教义、神学、思想,都不具有终极权威性,都要用圣经去反复衡量。《圣经》成为基督徒生活的最高标准。

《圣经》成书后,长期以来只有极少数人有机会阅读,教会逐步取得世俗权力,教会盲目扩大为社会,教会与政治缠绵,权力导致腐败。1450年,古登堡发明印刷机,第一个印出的就是180套圣经。几十年内,希腊文、拉丁文、法文、德文、英文圣经开始规模化出版。可怜的基督徒们发现他们的信仰实践距离《圣经》的教导已经太远,宗教改革由此诞生。《圣经》挽救了教会。无数基督徒为《圣经》走上断头台和绞刑架。

《圣经》为亿万人钟爱,日日阅读。它能在绝望中给人希望,在痛苦中给人安慰,在软弱中给人力量,在胆怯中给人勇气。

也有许多人痛恨它,焚烧它,一些伟大的人物预言过它的消亡。有讽刺意味的是,天主教焚烧过圣经,号称“唯独圣经”的新教,也一度禁止平信徒阅读圣经。

至今,《圣经》在北朝鲜会带来杀身之祸,在大陆,它不得在新华书店公开销售(改编的《圣经故事》之类例外,因为这类书没什么信仰的价值,所以可以)。

圣经的文本可靠性

人们拥有的第一本《圣经》,通常都是某个有点讨厌的基督徒朋友送的。当然有些人至今还没有摸过圣经,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正规书店是被禁止销售《圣经》的。如果《圣经》值得我们严肃对待,那么,我们如何能确定手上的那本《圣经》,没有被宗教狂热分子,帝国主义者,或者其他阴谋家们偷偷修改过?

幸运的是,这个问题非常简单、直观。

有一个学科,叫做文本批判(textual criticism),或者“经文鉴别”,“低等批判”。它解决的问题是,从大量古代的抄本中,获得最精确的原始内容。

印刷术发明以前,文字大多是手工抄写在兽皮或蒲草纸上的。由于年代久远,许多书被腐蚀。20世纪四五十年代,“死海古卷”发现以前,旧约圣经的最早版本是大量的“马索拉”文本(公元5~10世纪)。由于距离原稿的时间跨度太长,圣经学者一直不能确定,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反复抄写,经文偏离了原文有多远。

1947年,“死海古卷”的发现打破了所有的顾虑。发现“死海古卷”的过程极富戏剧性,精彩不容错过。这里不重复故事了,请参考维基百科的“死海古卷”词条。

但是记住几个结论很有必要:“死海古卷”手稿被确定为公元前150年左右~公元68年之间。它与“马索拉”版本的内容几乎完全相同!几乎包含全部的旧约圣经,它确证了圣经抄本传承过程的异乎寻常的准确性。人们有足够的理由确信圣经没有受到人为的变动。

圣经新约的情况比旧约更为有利,因为有大量的自公元110~125以后的抄本,接近于新约的成书年代,并且有广泛的著作引用可以对比。

现有6000多件希腊文新约的全部或部分的抄本。其它希腊文学著作的书目都无法匹敌。希腊最伟大的古典著作,荷马的《伊利亚特》,只有650件抄本,其它大多数希腊文学著作的抄本更是凤毛麟角。

由于这个问题基督教的敌人也没有异议,咱们就不再啰嗦了。

最后,欣赏一下犹太人的“文士”抄写圣经的工作条例:

  1. 他们只可以使用清洁的兽皮,在清洁的兽皮上面写字,甚至用清洁的兽皮来捆书卷。
  2. 书写的每一栏不少于48行,不多于60行。
  3. 墨水必须是特殊配方的黑色墨水。
  4. 他们写的时候,自己必须大声念出每个词。
  5. 每当写“耶和华”这个词之前,他们必须将笔擦净,洗净他们整个身体。
  6. 30天之内必须有“复查”,如果需要纠正的页数多达三页,整个文本必须重写。
  7. 必须数点字母词段落;如果有两个字母连在一起,文本就作废。中间的段落词字母必须与原文本相对应。
  8. 所有的旧文本或损坏的文本必须以盛大的仪式“埋葬掉”。(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没有原文本的理由。)
  9. 文本只能存放在神圣的地方。
  10. 因为任何含有神话语的文本都不可以销毁,它们必须存放在或埋在“杰尼塞”,希伯来语意思是“躲藏的地方”。这些文本常常保存在犹太人的会堂里,有时也保存在犹太人墓地里。

圣经的特色

《圣经》浅显,有血有肉,有完整的故事性架构。它恆久不变、单纯直觉的教义贯穿整个人类发展的历史,没有故作隐诲的深奥教义。圣经象史诗,气势磅礴,多姿多彩,却形成清晰的、一以贯之的主题。

这些是好话,圣经还有不是很好的地方。

首先是“啰嗦”。圣经好多地方是长长的家谱,以及人口普查数据,象电话号簿,读起来味同嚼蜡。一些旧约律法的规定细致到让人无法忍受,许多事情在人看来是完全不重要的,圣经中却不可思议地详细记载。其次是“肉麻”。中国跟以色列一样,有丰富的诗歌传统。中国的古典诗词十有八九都是在伤春悲秋,其实现代流行歌曲也是。以色列的诗歌完全不同,绝大部分都是在热烈歌颂上帝,非基督徒或者初信徒对这些会有不适应。

“啰嗦”的一种理解是作者没写好,没有做到要言不繁,另一种理解是忠实的记录。实验数据、地方志都有这种特征,有用但不好读。一个民族偶尔肉麻算是冲动,几千年一直肉麻是不可思议的。除非这种“肉麻”是一种真实情感的流露,真实的情感必须来自真实的生活。网上搜索一下,一定会发现很多关于九寨沟的秋水、西藏雪山的溢美之词,其实它们不算为肉麻只是因为它们是真实的。果然,基督徒当了几年后,就能逐步发现,只有这些诗歌能抒发真实的内心。

如何理解圣经?

圣经的目的是帮助认真的人,去了解、认识、理解神、人、物质世界、灵界,明确人与外界的关系,人生的幸福所在,人生的目的与意义,从而指导自己的人生。

圣经很少宣布结论,结论是读者可以通过叙事归纳获得,这就给圣经的理解留下了空间。圣经就像由几个孩子,记录一家人发生的事情,父母的言行,孩子们的言行,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惩罚、培养的过程,从出生一直记录到十几岁。

圣经不是百科全书,许多事情没有提及:外星人,恐龙。
圣经不是十万个为什么,许多事情没有解释:上帝哪来的,上帝创造前在干嘛,为什么不创造一个不犯罪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