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除福音书外,耶稣的史料也经早期教会领袖的著作而流传下来。其中著名的有如下几位。坡旅甲(Polycarp),其生时不可考,早年生活亦不详,是使徒约翰的学生,后为示每拿主教。约于公元155年在示每拿殉道,时年86岁。当地方总督以让他咒骂基督作为释放他的条件时,他回答说:“我事奉他已86年了,他对我的作为毫无错误,我怎能亵渎拯救我的主呢?”结果被罗马官府用火烧死。他的著名遗作为《致菲立比人书》。爱任纽(Irenaeus),教父和里昂主教,是坡旅甲的学生,后为主殉道。他是使徒后期第一位神学家,著有《反异教》及《使徒教义的证实》,颇负盛名。俄利根(Origen)生于埃及,18岁任神学校校长,为亚历山大城著名基督教师。主后230年被逐出并殉道于巴勒斯坦。著作甚丰,与奥古士丁在哲学上享有同等地位。优西比乌(Eusebius),主后314年受封为该撤利亚主教,被人称为“教会历史之父”,对君土坦丁皈依基督教有很大影响。著作很多,极见称于基督教头三百年的教会领袖之中。另一著名人物是哲人、护教者犹斯丁(Justin Martyr),撒玛利亚人,受过良好教育,热心追求真理,曾先后深入研究过亚里斯多德哲学、毕达马拉斯学派及柏拉图主义。他对犹太宗教毫无兴趣,独钟柏拉图主义,自以为已快寻见哲学的最高目标、认清神的异象了。一次在海边偶与一年老基督徒相遇,老翁开启了他的心,使他成为基督的信徒。

    主后150年左右,犹斯丁上书罗马皇帝安东尼庇额士(Antoninus Pius),为基督教辩护。他在上书中引用了来自罗马皇家档案的彼拉多的报告。他说:“‘他们刺穿了我的手、我的脚’这句话是描写钉子如何把耶稣的手、脚钉在十字架上;在他被钉十字架后,钉他的人掷骰子分了他的衣服。这些都是事实,可以从彼拉多下命所记的《行传》中找到。”犹斯丁还说:“凡是基督所行的神迹都可在彼拉多的《行传》中找到。”犹斯丁于主后165年殉道于罗马。

    除此之外,耶稣的史迹也被记录在相关的一些非基督徒史学家的著作中。

    新约《圣经》所记载的事迹,涵盖了整个第一世纪(从公元前四年希律王逝世前起,到公元95年左右<启示录>写成为止)。约瑟夫(Flavius Josephus)是这个时期最重要的史学家。约瑟夫于公元37年或38年生于耶路撒冷一个非常富有的祭司家庭,受过极高深的教育。他14岁时就常有学者登门向他请教有关诠释犹太律法的问题。约瑟夫19岁加入犹太教的法利赛派。公元66年他被推为加利利的犹太军的领袖之一,率军反抗罗马人。不幸战败被掳,并归顺罗马政府,在罗马度过晚年。这期间他写了大量作品,详细地记载了许多史实。其中,最著名的两部历史巨著是《犹太战史》(Wars of the Jews)和《犹太古史》(The Antiquities ofJews)

    《犹太古史》记述了犹太人的历史,从远古开始,到公元66年犹太与罗马爆发战争为止。在这部史书中,约瑟夫对耶稣有这样的记述:“这时犹太地出现一名叫耶稣的智者(如果我们能这样称呼他的话),他能行神迹与奇事,又是许多喜欢追求真理之人的导师。跟随他的人除了犹太人外,有不少是希腊人。这人就是基督,但罗马巡抚在我们民间领袖的怂恿下,判钉他十字架。起初就爱他的那群人一直没有离弃他,因为他在死后第三天又复活了。众先知曾预言他的复活及许许多多有关他的神迹奇事。基督徒就是从基督得名的,直到今天仍未完全绝迹”(Antiquities,XVⅢ《犹太古史》18卷33章)。

    《犹太法典》(The Jewish Talmuds,)又音译为《犹太他勒目》)是关于古代律法及其遗传的犹太法典,始于公元一百年,成书于公元四世纪。在该法典的〈智者之书〉中写道:“逾越节的前夕,他们把拿撒勒的耶稣(Jeshua)挂在木头上。在此之前40天,传令官就布令传出拿撒勒人耶稣将被乱石击死的消息,因他广传巫术,以欺骗手腕引诱以色列人误入歧途。凡知任何有关此人之事的学者均可前来为他辩护,但是他们当时找不到任何人能为他争辩,于是在逾越节的前夕就把他钉在十字架上了。”在犹太人以外最早记载耶稣的是撒玛利亚的史学家他勒(Thallus),其作品大都成于公元50年左右,可惜已经失传。但在略知的一些片断中,他勒实地记录了耶稣受难时遍地变黑的情景(见第四章“耶稣复活的证据”)。

    此外,一世纪的罗马史学家们在记录罗马的历史时,也提到了耶稣和基督徒。其中一位叫绥托纽阿(Suetonius),是罗马皇帝哈德理安(Hadrian)的宫中大臣,专门负责编写皇家史料。他的著作中多次提到基督徒,并称他们为“一批迷信而可恶的群众”。

    另一位叫塔西图(Cornelius Tacitus),生于一世纪中叶,是罗马大将阿古可拉(Julius Agricola)的女婿,他本人先后出任过英国省长和亚洲省省长。塔氏对罗马帝国不怀好感,在著作中对罗马人的错误有夸大之处。但他具有历史眼光,记载了不少有历史价值的资料。他在记述由提庇留至尼禄的该撤诸王朝的历史的《编年史》(Annals)中,提到了耶稣的死和基督徒在罗马的情形:“所有来自人的安慰、太子的礼物、供给众鬼神的香烛都无法赎清尼罗王焚烧罗马城的罪名。当时基督徒人数愈来愈多,招致罗马人的厌恶,为了压制自己焚烧罗马城的谣言,尼罗王假加焚城之罪于基督徒身上,并对他们严施酷刑。基督教的创始人基督,在罗马皇帝提庇留(Tiberius)在位期间(公元14~37年),被统管犹太地的罗马巡抚本丢彼拉多(Ponlius Pilate)处死。这种迷信虽曾一度被压制下来,但后来又死灰复燃,不但在犹太地,而且一直漫延到罗马城。”(Annals XV.44)

    综上所述,耶稣的生平、事迹是有充分史料依据的,耶稣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然而,如果耶稣仅仅是一个人,他已死了近二千年,和我们就没有多大关系了。问题的核心在于,耶稣不仅是人;同时也是神,是取了人形的神。耶稣是三一真神中的圣子的化身,为完成对人类的救赎计划,曾降世为人。从血肉之躯看,他是以色列人的后裔。但从神性看,他早在降世、创世之先,从亘古就存在,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十三8)所以,耶稣基督和现代的每一个人都是息息相关的。